路振堂

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件不是闲事。

【卡纲】夜雨寄北

恭喜你发现了一对神奇的cp!!!对没错就是卡卡西x纲手,短篇,原来发过贴吧现在想转到lof继续写完,没什么剧情,xjb矫情,祝食用愉快。

——————————————

夜雨寄北

1.

  纲手最近喜欢写写无关痛痒的书信给我,用木叶最慢的那只鹰寄来,那只鹰老了,左眼蒙着一层白色的翳,经常飞着飞着就会撞到树上,纲手每次都很细心地修剪它折断的翎羽。
  她总是说:又到北方去了吗?
  我逐字逐句地、不厌其烦地回信给她:是,是,又到北方去了。
  说这话时我往往正走在不知名小国的街头,背景是落日熔金或晨光熹微,清风掠过枝头,卷下不少枯黄的叶子。
  我大概是在四年前的仲夏离开了村子,准备去往世界各地旅行,那时很多人都齐聚大门前来送别,我张了张嘴,挤出一句,此次一别……
  后面的话没有能说出来,角落里站着的纲手走出阴影,拉着我奔到大门后面,我的左眼是个盲区,并未看到身后的同伴们露出怎样的惊诧神情。门板的阴影高出我们许多,纲手咬着指甲不知道想说些什么,相顾无言。
  我低头看着她的眼,最终被目光逼得无所遁逃,我弯着眼瞳拉下面罩,抬手扳起她的脸蜻蜓点水地碰了一下。
  而后下意识地看向门缝的地方,光无遮无蔽地透进来,并没有看见自来也偷窥的身影,恍然间才意识到那个男人已经死了好久,恐怕连骨骼都化成了灰烬。
  纲手突然把手搭在我准备拉上面罩的手上,她说,别,先别,让我再看一会。
  我拥着她,只听见世界里满是风的声音。门口那些笨蛋们静立着,我知道把未来交给他们是多么放心,而属于我的时代,终究变成了浩渺历史里的一缕烟尘。
  我把护额取下来放在纲手手里,她攥了攥,终于没再说什么。
  嘛,我只是去旅行,不是去做危险的任务,别这幅表情。我笑着说。
  不,我是在想,纲手轻轻说,旗木卡卡西,你太累了。
  我笑了笑,她的手指就戳到了额头上,你给老娘一定得早点回来……
  后面一句她说的太轻,我只听见几个朦胧的音节——我老的很快的。
  啊,会的。我装作没听到,没事的时候就给我寄信吧,你现在应该很闲了。
  她说,好。
  我和她一前一后走出门后,凯坐在轮椅上冲我竖了竖拇指。
  我从他们的视野里离开,第一次身无重负地走向世界。
  ——又到北方去了吗?
  ——是,是,又到北方去了。
  我搁笔时,天空飘下第一滴雨打在窗栊上,而后淅淅沥沥的响成一片。今晚上大风大雨,路上积了不少水,那只鹰,估计也无法按时到达了。我在昏黄的烛火下撑着头看向天外,漆黑如墨,雨涨琼池。

———————TBC———————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