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振堂

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件不是闲事。

【现代pa】《罗曼蒂克的少年》【1】

这篇文cp洁癖的一定不要看,很杂的cp,属于我个人的恶趣味,所有喜欢的角色应该在其中都会有,恰恰我吃的都是冷cp,所以大家慎点。
因为cp关系会有点剧透,所以不说有哪些了2333,反正洁癖别吃,吃了要吐别怪我

——————————————

罗曼蒂克的少年

他说除死生无大事,灵魂只像忒修斯之船的零件。
                                               ——题记

1.

  遇到他总是在很奇怪的地方。
  千手扉间抬起头认认真真打量了一番这个黑头发的少年——其实他不知道该称他什么更为准确,面前的人有修竹一样瘦削的身材,大概只有一米七五,外形上像个内敛的少年,但是他的气质太邪,像被蒙尘的古剑……不,不是,与其说是蒙尘,不如说是他自己敛其锋芒,圆滑的像个精于算计的老商人。
  扉间很少记住学生的脸,他不怎么喜欢对着人脸说话,就算是看着“三角区”也不习惯,这个在他和柱间说话时表现的非常明显,他深爱从高往低看着兄长的发旋数落他。
  但是这个人不一样,像蛇一样的气息,即使你忘了他的样子,你还会记得掠食者的眼睛。
  千手扉间猛然回神:“你叫什么?”
  “大蛇丸。”
  “你从实验室偷了一些白磷,”扉间不容置疑地说,“我想你知道这违犯了规则。”
  大蛇丸点头:“我就猜到自来也是个白痴。”
  扉间短促地笑了一声,他说的确实没错,事情起因都源自那个叫自来也的家伙,毕竟就在刚刚,他去了校医务室,有个学生的屁股遭受了烧伤的痛苦,正趴在床上咒骂——自来也。有人报告说体育场起火了,等他们赶过去才发现一个学生正拼命脱着自己着火的裤子。
  “我没想到他会把白磷放在自己的口袋里,”大蛇丸声线平直,“还在仲夏下午二点的操场上玩篮球。”
  扉间又好气又好笑,撑着额头把笔放在文件夹上:“那还真不好意思,他不仅蠢还没义气——他把你供出来了。”
  “我猜到了。”大蛇丸翘起嘴角,“是退学、留校查办、还是警告?”
  “是……”
  “去做社区服务的处分,是吗?”大蛇丸提起自己的包,走到门口,“把位置发在我手机上就行了,手机号是1xxxx……”
  “不是,”扉间眯眼,“大蛇丸,你被留校查办了。”
  大蛇丸微不可查地有个小幅度转身动作——就像他想要当面质疑扉间一样,但是这个动作停住了:“哦。”
  “说说你为什么偷白磷?”
  “大概是自来也想在晚上用白磷摆心形给你家公主千手纲手告白,然后等着纲手泼他一盆热水,那样白磷燃点达到会烧出心的形状。”大蛇丸终于还是偏过半张脸来,扉间注意到他的耳环是紫罗兰的颜色,挂在黑发间晃晃悠悠——
  “扉间老师,我私以为你刚才走神思考的时候,对我产生了兴趣。”
  扉间闻言猛然从文案中抬起头,可门口空了,摇摇晃晃的门板证明刚才有人出去了。
 
  晚上是柱间开的车来接他回去的,扉间坐进副驾驶后很熟练地压下靠背,宣告一天工作的落幕。
  他们在一起很多年了——只是指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兄弟关系。
  毕竟他们的生活已经足够乱了,不能继续容许更糟糕的情况发生。
  柱间把扉间载回家里,饭菜都是保姆热好的。吃饭时扉间的手机屏幕时不时就亮起来,惹得他分心去看。
  “1xx……”柱间凑过去看那个号码,“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扉间闻言狐疑地皱起眉头,短信也不回了就那样看着柱间:“你认识他?”
  柱间五大三粗的记性一向不好,这下被逼问一下子想不起来哪里认识的人,只得掏出手机翻了翻通讯录,果不其然在其中N开头的一栏里翻到了备注是“N2”的号码。
  “是在‘Non lasciare Mai’认识的。”柱间有点尴尬地说。
  他无法不尴尬,虽然扉间对他的事了如指掌——柱间自成年后就发现自己性取向并非长腿细腰的女孩子,而是和自己一样的男性之后,他就偶尔去那些夜店里玩,其原因大概是他没有找到合适伴侣,然而生理欲望也需要发泄,他去的地方很多,所以认识的人只以店名首字母加数字作为备注,“Non lasciare Mai”是意大利语,意思是“永不分离”,他喜欢这家店,扉间是知道的——不过只是因为那里特制的招牌鸡尾酒。
  “你们上过没?”扉间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他,语气极其认真。
  “没……”柱间在弟弟面前从来都是如实招来,“只是和他随便聊了几句,我觉得他挺有意思……而且和你一样冷感。”
  “很好……”扉间把手机反过来扣在桌上,讥诮地一拉嘴角,“他是我的学生,叫大蛇丸。”

—————————TBC—————————

很可能又是中长篇……不知道写不写的完,需要鼓励和鞭策XD

评论(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