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振堂

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件不是闲事。

《罗曼蒂克的少年》【2】

感觉自己突然勤快,依旧是cp非常杂慎看。现代paro,ooc……尽量避免吧。这章有鬼鼬cp,因为是中长篇所以tag带一下主要cp,虽然这章基本没有。

——————————————

2.

  “Non lasciare Mai”,意大利语,永不分离。
  大蛇丸扫了一眼店门,又瞅了瞅身旁的室友:“你这么喜欢他,大半夜来这种地方找人不怕出事?”
  宇智波鼬站在他旁边,风衣的领高高地竖起来挡着夜风,话音也模模糊糊:“所以我才会叫你同行,迪达拉那种人会被酒保当做未成年赶出来。”
  “啊……真是可惜,要不是你心有所属我还想着争取一下呢。”大蛇丸笑起来,狭长的眼睛里却是冷冰冰的。
  宇智波鼬斜睨了他一眼——他实在讨厌大蛇丸的这个玩笑,他大一刚进寝就被作为室友的大蛇丸言语调戏过,那次他直接和这家伙打了一架,闹得寝室长佩因过来解围才停手。大蛇丸会爱一个人?别逗了,鼬在心里冷笑,他妈的他的爱大概都留给解剖台上的大体老师了。
  “下次我帮你去福尔马林池里钩那具胖子,”宇智波鼬略过大蛇丸的调戏,重复一遍他们的交换条件,“另外帮你缝合大体老师,是这样?”
  “很好。”大蛇丸先他一步跨上去,门口酒保替他拉开门,“另外说一下酒水单你全包。”
  门内是另一番天地,老实说这是大蛇丸第一次来gay吧——这世界上十几种性向里大蛇丸至少能排除gay,他宁可更相信自己是恋尸癖或是无爱者。
  灯光昏暗又刺眼,色彩斑斓的光令人目眩神迷,空气中满是汗液里的荷尔蒙以及高浓度酒精的味道,这里就像一座大酒桶,上面浮着一层燥热不安的幽火,随时随地都会炸开,那些彼此熟知的常客只需一个眼神就能得到会心一笑的回报,他们簇拥着、跌跌撞撞地朝深处那些安乐窝走去。
  大蛇丸收回遁入黑暗的视线,又把它们转移到调制台后的人身上,也就是宇智波鼬冒着被人下药拖走的危险也一定要来找的人——干柿鬼鲛。据自己目测,这个人应该就是这里的常驻调酒师,至于是不是主职业还有待考证。大蛇丸寻了一处离吧台很近的地方,他喜静,但是这次有点想看看宇智波鼬和这个调酒师会有什么事发生。
  干柿鬼鲛似乎还没察觉有人专门来找他,毕竟他不是来店里寻乐子的客人,他只需要为这些人调制口味适中的鸡尾酒就行了,一如他现在正在做的。他摇晃着雪克壶,冰块和酒液在其中碰撞,速度把握的很好,冰块摇荡的声音好听而富有节奏感。大蛇丸无聊地取起指节敲出冰块与壶壁碰撞的每个小节点。
  他不忘盯着宇智波鼬去撩那个衬衫马甲熨得平平整整的男人,老实说他不太理解宇智波鼬的选择,至少在审美方面,再怎么看,他这个室友也是名声在外的系草,每年情人节偷偷跑进男生宿舍敲门告白的姑娘能从早上六点排到晚上九点,更别提有些近水楼台的男生也会找他。
  “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会爱上他。”大蛇丸压低声音说。
  “我带你来不是让你像个闺蜜一样给我出谋划策的……别再烦我了,”宇智波鼬最后一句话却不是说给他,而是说给像饿狼一样缠在他身边的那些男人听的,“约炮没有,想和我交流的话出去打一架。”
  大蛇丸靠在吧台看戏,宇智波鼬处理完那些人这才转过去朝吧台走去,看来看去都坐满了,只好又走到大蛇丸那边,大蛇丸会意站起来把位置让给了他。
  “一杯约翰克林。”
  这是他离开吧台边时听见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鲛说的第一句话。
  为了不让自己在舞池里显得像待宰的羔羊,大蛇丸觉得自己应该去找个不起眼的角落缩起来养神,两个人你侬我侬的地方他是有点眼力见不会去的,最后看来看去把目标锁定到了一旁的卡座里,那里只有一个人藏在阴影里,连充当荷官的服务生都没有。
  他走进卡座刚一坐下,就听见陌生的嗓音从背后传来,接踵而来的是宇智波鼬惊疑的目光——
  干柿鬼鲛放下手中的平底玻璃酒杯,对刚坐入卡座的大蛇丸说:“嘿小鬼,你不能和他赌钱。”
  大蛇丸挑眉,对着不知是宇智波鼬还是干柿鬼鲛说:“放心,我没有这种嗜好。”
  “喂,鬼鲛,好不容易有人来!”卡座里的唯一客人直起身,把脸露出阴影。
  干柿鬼鲛“嗤”了一声:“让你赌你能输掉家里的房子。”他不再和这人拌嘴,转头又给宇智波鼬调酒去了。
  大蛇丸刚想着这下能安静一会儿了,没想到周围突然就嘈杂起来——
  “柱间!你偷着来了这么久也不告诉我们一声!”
  “今天你弟弟要求你早回家了吗?时间充裕的话我们有时间开个房啊!”
  “我蹲了你超久啊前辈,他们都说你非常棒!”
  被称作柱间的男人尴尬地笑了笑,这时大蛇丸才发现他留着和自己一样的长发,黑色的,被束成高马尾,让他看起来像一个不怒自威的武士。
  “对不起,”柱间似乎在和他说话,“打扰你清净了。”
  大蛇丸回过神:“你在这里很受欢迎啊。”
  “熟客而已,”柱间解释,“还有就是圈里1少0多……所以……”
  大蛇丸点头表示了解。
  “你来这里做什么,你看起来还是个学生。”柱间打了个响指,“拿杯蓝色香槟鸡尾酒。”
  干柿鬼鲛应了一声,又回他:“要把柳橙皮放进饮料里吗?”
  “要放吗?”柱间扭头问大蛇丸。
  “我不是gay,”大蛇丸嗅到危险的味道,本能告诉他必须解释清楚,“今天来只是陪朋友,他看上了你朋友干柿鬼鲛。”
  “我不是想约你,”柱间大笑,“不过进卡座要有最低消费,我觉得和你有眼缘,所以送你一杯酒。”
  大蛇丸也笑起来:“你来这里并不是想约人吧?只是寻求一个同类环境。”
  柱间把高脚杯放到大蛇丸面前,里面蓝橙皮酒带来的青色像一片澄澈的汪洋:“你是第二个看出这件事的人。”
  “第一个是?”大蛇丸拿起酒杯,抿了一口酸甜的饮料。
  “我弟弟。”柱间给自己要了一杯高浓度的短饮,把鸡尾酒杯拈在手中转来转去。
  “你和你弟弟感情很好啊,”大蛇丸挑眉,“提起他你的表情都不一样了。”
  柱间讪笑,喝了一口酒,也没下一句话了。
  大蛇丸舔了舔杯沿,若有所思地看着他:“是我多嘴了,无权议论你的家事。”
  他意识到柱间身边的气场越来越低迷,终于自知失言,识趣地闭了嘴。
  “没有,”柱间拨了拨额发,“你很聪明,而且擅长察言观色,这些和我弟弟很像,只不过他通常知道了也不会给不感兴趣的人留面子。”
  大蛇丸饮尽最后一口酒液,把空杯放在柱间面前:“不,这点我还是和他一样。”
  “我虽然不是gay,但是觉得你很有意思。”
  大蛇丸看着宇智波鼬好像心满意足的准备离开吧台了,这才起身要了纸笔,把自己的电话写在上面递给柱间——
  “下次如果我还会来,就还你一杯酒吧。今天得到Non lasciare Mai的皇帝垂青,不甚荣幸。”

  宇智波鼬奇怪地看了门口的大蛇丸一眼:“你看起来很开心?”
  “遇到了有趣的人而已。”
  大蛇丸摇摇头,付之一笑。

  而他们后面,柱间斜倚在调制台上,喝着干柿鬼鲛给他调的伏特加兑苏打,简易调制的高浓度酒精,让人喝下去总有割喉和火烧的濒死快感,柱间向来对那些酸甜的果味饮料不感兴趣。
  干柿鬼鲛撑着下巴看着门外穿黑风衣的青年遁入夜色,像一只融进黑暗的乌鸦,老友的询问打破了他的出神。
  “你打算拿那个孩子怎么办?”柱间摇着杯里冰块,叮当作响。
  “他告诉我他已经不是孩子了,我更愿意称他为先生,”干柿鬼鲛替柱间端上新酒,“不过我没有打算和他谈恋爱,他应该拥有更好的未来。倒是你,我有点担心,那个人和你弟弟有相同的感觉。”
  “你也觉得?”柱间曲起腿抵住吧台,“我以为只是我一个人的错觉。”

————————TBC————————

可以猜猜cp是哪几个2333,无奖竞猜。( •ิ_• ิ)反正我就是要搞事,搞大事。

评论(1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