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振堂

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件不是闲事。

《罗曼蒂克的少年》【3】

依旧慎点,cp杂,下章交代完基本所有主要出场人物都齐了,故事步入正轨【你真的有这种东西吗】

——————————

3.

  大蛇丸是被自来也摇醒的,所谓恶人先告状,大抵就是如此。
  “大蛇丸!我们被全校通报了你他妈还睡得这么死!”自来也趴在上铺的梯子上,狠命摇着被窝里的人,他这一叫惊醒了寝室其余三人,可惜他眼里一时只有床上的混蛋。
  大蛇丸极不情愿地睁开眼,他向来有熬夜的习惯,眼睛下的青色日益浓重,此刻被人大早上闹醒,难免气不打一处来:“又不是通缉了,你这么大反应干什么,我还没说我帮你反而被你拖下水,昨天扉间老师喊我过去狠批了一顿。”
  自来也见他依然固执的抱着被子,马上恶声恶气地伸手去拽:“你还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妈的从实招来,你是不是找扉间老师求过情?!”
  大蛇丸听见这话狐疑地抬起头,又问了一遍:“什么?”
  “为什么你惩罚是连续清洗实验室工具一个月,我却是社区服务?”自来也悲愤地大吼,“他妈的还是去学校附属的幼儿园!”
  “噗”的一声,自来也回过头才发现佩因和迪达拉各自蒙在被子里笑得床直颤,宇智波鼬把手探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弟弟就交给你了,请务必别给他看你的珍藏书籍。”
  大蛇丸笑而不语,不过倒不全是对自来也的嘲弄,而是觉得这个叫千手扉间的老师真有意思,他俩像两个不愿服输的棋手,较量中非要胜对方半子,但是又对彼此绝无恶意,一招一式间只不过是切磋而不是厮杀。他想,大概是惺惺相惜的情绪吧。又突然想到在Non lasciare Mai里柱间说的那个弟弟,一时觉得自己也不算另类,这个世界毕竟还有这许多相似之人。
  这欣慰的情绪里唯一不足的就是自来也愤怒的捶床板的声音。
  索性他只闹了一会儿就离开了,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盘,看见佩因睡眠不足隐隐的怒色还是有点发怵的,毕竟大蛇丸和他透露过佩因学了很多年的自由搏击,不像是跆拳道那样的样子货,没什么规则讲究,怼起人来心狠手毒,如果他现在还敢站在门槛以内,明天可能就要去校医务室见面了。
  不过宇智波鼬和大蛇丸却都被自来也一通胡闹闹去了睡意,两个人爬起来洗漱,期间大蛇丸看了眼后面熟睡的迪达拉,压低声音对宇智波鼬说:“等会一起去实验室吧,你就别管大体老师了,换成帮我洗器材去。”
  他俩在实验课上本就是一组搭档,默契自不用说,宇智波鼬扯下毛巾擦干手,点了点头:“计划的真不错,我倒是免费给你当苦力了。”
  大蛇丸耸肩。
  出门前宇智波鼬照旧把闹钟定到了八点半,搁在佩因的床头置物架上:“等会南姐过来找佩因,他要是没起来又得遭殃了。”

  大蛇丸摸了摸鼻子,宇智波鼬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面前的人——千手扉间正坐在椅子上翻看着一篇科研杂志上的论文,细框的金丝眼镜平添了一份书卷气。
  三个人陷入尴尬,本来大蛇丸想着是趁千手扉间不在的时候带着宇智波鼬一起完成工作,但是没想到千手扉间起的这么巧,大清早的堵门。
  最后还是千手扉间摘下眼镜,眼刀一斜落在他脸上:“这么早就来完成任务了?还招募了队友,小心我这个NPC不给你任务奖励。”
  大蛇丸一摊手,表示彻底认输,宇智波鼬在一旁转过头幸灾乐祸地笑。
  “鼬,我们是不是该谈谈你在门禁后还翻墙跑去夜店的事?”千手扉间歪歪头,明显不想放过他们任何一人。
  宇智波鼬被连带着将军,举起双手:“行我承认,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哥那天刚好在那里。”千手扉间抻平演算的草稿纸,好像又打算继续看科研论文了。
  大蛇丸突然意识灵光一闪产生了某些可怕的推论,忙一手摁在那张纸上强行把千手扉间的注意力拉回来:“你哥……不会是柱间吧?”
  在宇智波鼬茫然不解的目光中,千手扉间冲他一笑,当即判下死刑:“千手柱间,我们学校的实验室是他捐的,以后你实习也会去他的公司,还有你的处分,如果校方介入这是很严重的事情,被我俩瞒下来了。”
  在他俩即将进入实验室的时候,千手扉间在后面冷冷地说了一句:“鼬,干柿鬼鲛不是好人,离他远点。”
  三个人各怀心事,千手扉间坐在门口验证着最后结果,大蛇丸洗涤着各种器械,宇智波鼬被勒令不准帮大蛇丸,正一个人坐在讲台上发呆。
 

  “我要去找干柿鬼鲛,”宇智波鼬去食堂的时候突然打破沉默,“我知道你对千手柱间很感兴趣,如果S大是私立大学,他就是校董那样的人。”
  “亲爱的,”大蛇丸截断他的话,“你今天话太多了。”
  他虽然在呵斥同伴,但是狭长的眼里却是笑意盈盈的,伶俐的光像一条蛰伏的蛇。宇智波鼬短促地笑了一声,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他们默契地达成一致,宇智波鼬是为了一句模糊的话,大蛇丸是为了自己。

  而另一边的千手扉间拿出手机,熟练地拨号——
  “喂,大哥……没什么事,想问问你晚上有时间吗……哦,那行,我定了一家餐厅……对,是‘Lascaux’,请你去那里尝一下新出的小羊排和他们刚发酵好的奶酪。”
  “没问题。”千手柱间听着对面变成忙音后挂断了电话。
  千手桃华看着他脸上的笑意就猜了八九不离十:“怎么,扉间请你去吃晚餐啊。”
  “是的,”千手柱间愉快地吹了一声口哨,“亲爱的女士,请帮我把晚上的活动都推掉吧。”
  千手桃华把行程调出来查了查,突然支支吾吾地小声说:“老大,晚上你约了山中先生……”
  “山中先生?”柱间一愣,旋即拍着自己的脑袋懊恼地说,“糟了,我忘了今天要带纲手去他那里接受治疗。”

————————TBC————————

明天交代唯一重要女性角色纲手的故事【???】😂,各家cp即将开始搞事。你们应该祈祷一下没有大纲的我天天有灵感,那样你们就天天有更新了。
 

评论(1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