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振堂

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件不是闲事。

【曹郭】焚琴·肆(武侠AU)

文若上线,虽然我对某些cp的ky粉深恶痛绝,但是对荀彧本人没有偏见。
 
—————————————————
 

  
  “悬赏令下放有些日子了,可惜并未有实际进展,曹操手下心腹一个都未能伏诛。”
  大堂之上,玄衣金带的刘协满面愁容,下面八位堂主只来了其七,空出的位置正是曹操。不过这大堂上倒还立着一位公子,白衣高冠,像一羽仙鹤,融不进这血雨腥风的江湖。
  “盟主大可安心,曹堂主应是躲进了漠北之地,中原武林之人少有涉足,自然捉不住他的党羽。但您的旨意他一定明了,曹堂主是聪明人,他手下虽猛将如云,却因反叛缺乏教众人心,不足以动摇您的位置,他自然也不会以卵击石。在下斗胆猜测,不出三日,曹堂主便会和您面谈合作事宜。”
  “文若,如果不是当日把你从秦淮河带了出来,如今真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刘协叹了口气,“我手下这些都是精研武功的好手,却缺乏决胜千里的智者……如今你来了,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他又突然想起什么,猛得抓住了荀彧的肩膀:“不对!水镜先生的弟子都如此厉害……曹操恐怕……恐怕更棘手了……”
  荀彧一愣,先拍了拍刘协的手做安慰:“您先冷静下来……这和曹操有什么关系?”
  “当日,你说袁绍带走了你的师弟是不是?”刘协道。
  “是,那天本是该我游船,不过因感风寒,让四师弟替我去了,不料……怎么?”
  “近日袁绍悬赏了他,”刘协长叹一声,“说他背信弃义,和曹操沆瀣一气。”
  “您……你说什么?!”荀彧瞪大眼睛,背心浮起一层冷汗,“郭嘉现在跟着曹操?”
  “我派人打听过,当日秦淮河边,确实是曹操带走了郭嘉,那匹黑马绝影是不会有人认错的。”
  “这可难办了……”荀彧跟着刘协叹了口气,“我这位师弟,看似豁达随性好相处,实则最是心黑手狠,他虽不会武功,却能算尽天机——这天下之事,若他想知道,便没有瞒得过他的。如今他归心曹操……这是如虎添翼啊,曹操的野心,估计会在他手里膨胀。想必以后的武林……就是腥风血雨。”
  “他既不会武功,何不——”刘协伸手在脖子下一横。
  “您是打算在曹操眼前杀他爱将?”荀彧揉揉眉心,“我们一定要步步为营,否则真等他俩出手了,这天下便是翻云覆雨的棋局,就看谁家能一箭定江山了。”
  “文若……你是他师兄,没把握斗得过他吗?”刘协小心翼翼地问他。
  “盟主,您怕死吗?”荀彧突然问他。
  “……怕。”刘协嗫嚅道。
  “我也怕,”荀彧苦笑道,“可这世上有不怕死的人——那就是郭嘉,他只在乎值不值得死,如果值得死,他就不会惜命。人体自然的防御机制注定让我们瞻前顾后,但郭嘉不,他每次出手都是孤注一掷的豪赌,恰好,他的运气一直不坏。”
  “好!”
  回应他的不是刘协,而是掌声——大堂九个人立刻回头去看,先入眼的是手持倚天剑的曹操,和摇着折扇的郭嘉,后面夏侯惇和典韦一个扛刀一个提锤,铁塔一样立在后面。
  “师兄猜的真准。”郭嘉笑意盈盈地晃着扇子。
  “奉孝,你……真跟了曹堂主?”荀彧问他。
  “他把我从袁绍手上救出去……”郭嘉对他无辜地眨眨眼,“你看我从老师那儿出来,什么都没带,两手空空无以为报。我自然只能结草衔环……以身相许啊!”
  他说的时候,曹操和刘协站在两人身后,一人在上一人在下,目力相交。
  “奉孝,够了,”曹操突然出声打断他,“我们此次前来,是为了更大的事。”
  郭嘉笑了一声,脸色迅速冷下来,他把折扇扣在手里,对着刘协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吧盟主,找个说话的地——我总比曹堂主温柔一点。”
  他和荀彧插肩而过时,荀彧伸手扣了下他肩膀,低声道:“你手……”
  “放心,目前为止,我可动不了你们,我不动,曹操也一定不会动的。”郭嘉拍拍他的肩,又朗声道,“盟主,找个没人的地方吧,这地儿你熟,我就……客随主便了。”
  曹操看着郭嘉跟着刘协走向后屋,自己一撩下摆,在最后那个空缺的堂主位置坐下,其他七位堂主都凝视着他,像一群贪食的鬣狗,而曹操如猛虎,背后又站着夏侯惇和典韦两匹饿狼,一时僵持,无人敢动。
  荀彧走过来,替曹操倒了杯茶:“议事不饮酒,还望曹堂主海涵。”
  “议事?”曹操把玩着杯盏,眉峰一挑,“很遗憾,我今天,只是来这儿见盟主,不和你谈事。”
  “郭嘉和你说了?”
  曹操抿了口茶,道:“说你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荀彧不说话,只不卑不亢地看着他。
  “哎——他原话说你和诸葛亮一样,都是大忽悠,让我别和你兜圈。”曹操和他四目相对,“你现在用激将法激我也没用,我逞一时之快和你对峙,并没有好处。”
  “曹堂主是聪明人,”荀彧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就细品荀某的茶吧。”
  
  是波斯上贡的香料,铜兽里升腾的袅袅烟雾带着异域的迷幻味道,郭嘉闻了两下,觉得颇配那秦淮河边的靡靡之音。
  “这一定不是师兄的品味。”
  “这是我的房间,”刘协拉下脸,“文若说你不会武功,要不然我也不会答应和你单独面谈。”
  “那我倒是要问,”郭嘉眯眼一笑,“盟主……起了杀心吗?我可是不会武功的。”
  刘协一震,诧异地看着眼前的青年。
  “罢了,不逗你了,”郭嘉正了正衣襟,“谈正事。”
  “你们才是优势方,难不成还等我开口提条件?”刘协一甩袖子,背过身去。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郭嘉道,“我是来说结盟的事,想必文若也意下如此,先除异己,再斗猛虎——是也不是?”
  刘协脸色微变,仍没有说话。
  “曹堂主答应了,”郭嘉笑道,“不过,为了使您看上去更有诚意,我来要一件东西。”
  “什么?”
  “董夫人。”
  “你……!!!”刘协指着郭嘉的鼻子,气的发抖,“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在要你的妻子,”郭嘉眨眨眼,笑的人畜无害,“不然您手下有人生异心来刺杀我们……曹堂主自然不用担心,我可是很怕的。”
  最后他一合折扇,露出狼一样的眼神来:“你只能说是或者不是,盟主,你知道主动权不在你,你也没能力提条件,我不是曹操,并不会念旧情。”
  “你可真是一条好狗!”刘协冷笑,“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看来果然不错。”
  “我倒想看看,荀彧跟你能白成什么样子。”郭嘉装模作样地揖了一下,“让董夫人在马车里等我们吧,在下告辞。”
   
  曹操看见郭嘉笑意盈盈地出来,刘协跟在后面,脸色煞白,荀彧知道怕是出事了,立即不再和曹操闲扯,转身去找刘协了。
  “人你接到了没?”郭嘉走近曹操,低声问他。
  “放心,夏侯惇在外面看着,”曹操笑道,“你说了什么,刘协甘心把夫人给你。”
  “我说啊——”郭嘉转了转眼珠,一脸坏笑道,“我们曹堂主不喜欢人妻,是不会碰尊夫人的,让他大可放心。”
  曹操哑然失笑。
 
 

—————————TBC—————————
 
哎有灵感就抓紧多更一点,以后卡文说不定直接卡弃也是有可能的23333。
奉孝日常调戏曹总XD
另外郭嘉的能力,可以看做是古龙小说中的“百晓生”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