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振堂

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件不是闲事。

【曹郭】焚琴·伍(武侠AU)

想列细纲但是挤不出来,很难受。想多写点互动,想让曹总多宠奉孝一点,谁让某人欠了那么多。

这里的服饰虽然用的是宋朝的但是本文啥朝代我也不知道,别在意。

————————————————
 
 

 
 
  从汉阁回大漠,日夜赶路要半个月,就是以绝影的脚力,也要走上十天,况且他们带着董夫人,这盟主的夫人,自然不能怠慢,曹操这次特地准备了马车,好像来之前就已经对借不借的到董夫人这件事胸有成竹。
  “驿站还有多久?”曹操骑着绝影,扭头问赶车的典韦。
  “差不多半日,到了就再换两匹马,”典韦边驾马边骂道,“上个驿站的马都是些腌臜东西,跑不快吃的多,再换不到好马,估计还得多跑四五天。”
  “堂主,”郭嘉一直跟在他侧翼,半天不见动静,此刻突然发难道,“今天商谈时,董承在大堂。”
  曹操被他说的莫名其妙,半晌道:“是,董承也是八堂主之一,自然是在。”
  郭嘉猛得勒住马头,急道:“快把董夫人接出来,堂主,你带她先走,另外把绝影留给夏侯惇,换马。”
  “这是何意?”曹操不解道。
  “董夫人是董承之女,现在董承肯定知道了他的女儿被您强行掳走的消息,碍于盟主和我们的约定,他不敢以堂主身份来杀你,但是他会雇佣江湖人士来要你的命——或者更狠,我如果是他……我会杀了自己女儿,然后嫁祸给你,让刘协以为你自毁盟约,激天下而讨之。”郭嘉笑道,他这话说的非常张狂,一方面不吝用最恶毒的方式揣摩当今武林至尊,一方面,让曹操这样多疑的人了解到自己的心机深重老谋深算,知道此人如若为敌,必然生变。
  不知道他是太愚钝,还是聪明到算尽了棋局,毕竟——他真是把自己置于绝地之上。
  曹操眯眼,道:“你说话,都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郭嘉道:“只是让你知道我是怎样的人,以后无论出了任何事,都不会再意外。”
  言毕,他从马上翻下,走到马车前恭恭敬敬地一揖:“得罪董夫人了,请您出来和曹堂主一齐先行策马离开。”
  董夫人在帘里闷闷地哼了声,刚想出来,又突然听见郭嘉在车外继续说:“请您……和在下换身衣服,这也是为了您的安全着想。”
  曹操正拿着水袋喝水,听闻郭嘉突然语出惊人,笑的差点呛到自己。典韦夏侯惇两个大老粗也好奇地扭过头去偷瞟,被骑在马上的曹操兜过来居高临下的一人抽了个趔趄。
  “你俩是没看过男的还是没看过女的,这么来劲。”曹操低斥一声。
  他这话说的冠冕堂皇正人君子,却还是仗着自己跨在马上视野开阔,先俩人一步看向马车,帘子刚巧被人从里掀开,曹操见着郭嘉一身大红的褙子走了出来,直领对襟、长而宽的袖子,下摆垂在小腿上荡悠——本来董夫人矮他一头,该垂在脚踝,穿在郭嘉身上却只到小腿,也亏得他身为男子却一把瘦腰,还塞得进衣服里。
  曹操笑着跳下马,捏住他的手腕把郭嘉拉近,伸手薅了下青年的一把长发,又侧头去看了看董夫人,道:“这衣服倒是合身,就是头发还要改改,披头散发的,不是狂士就是野人,哪像个盟主夫人。”
  郭嘉抬手拍下他的爪子,面上颇有些五味杂陈:“我觉得曹堂主您比我更适合这衣服,咱俩是不是该换换?”
  曹操替他拢了拢前襟,问一旁的董夫人:“带梳妆盒了吧?”
  “这么大个人,还又起了玩心!”夏侯惇知他德性,在后面呸了声,“要是董承反应快点,你怕是要绝命当场!”
  曹操哪管兄弟抱怨连天,兴致勃勃地拉着郭嘉不由分说就往马车里钻,郭嘉穿着女性衣服行动不便,被他拉得东倒西歪,颇有些埋怨地瞪了他一眼。
  “来来来,我给你挽个髻。”
  郭嘉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笑道:“我说你只会杀人放火,还会描眉编发这些?”
  “哈,我也好歹是娶过妻的人。”
  “哦,”郭嘉由他折腾自己的头发,发笑道,“我记起来了,当年丁夫人休了你——可是民间一段佳话啊,姑娘们都说她是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
  曹操没想到被他反将一军,摸了摸鼻子:“是我负了她。”
  郭嘉虽然尽知天下事,却也明了什么话是不该说的,往事如刀如剑,有些事调侃不成。
  “好了。”又由他弄了会儿,听见那人轻声拍掌,似乎对自己的作品极其满意。
  郭嘉好笑,拿起铜镜望了眼,没察觉自己眼底都是笑意:“单螺?不错,拿刀的手还不笨。”
  曹操还想捉着他替他描下眉,被外面的牢骚打断,郭嘉笑着不等他应答就把他推了出去。
  “曹堂主,赶路要紧,”郭嘉一拉帘子,“十天之后再会吧。”
  这下倒是把夏侯惇和典韦看得一愣,像给人点了穴杵在地上不动。
  典韦挠了挠头皮,结结巴巴地说:“还……还挺、好看的啊。”
  “得了,真好这口不如让曹堂主给你找个侍童,”郭嘉把帘子拉了回去,掐着嗓子道,“来人啊,本宫要起驾啦——”
  曹操跨上夏侯惇的马,把董夫人放在身前让她抓好鬃毛,自己对剩下三人一抱拳:“那不多耽搁了,诸君客栈再见。”
  典韦上了马车,夏侯惇骑上绝影,也都对他一摆手:“再会。”
  唯独郭嘉躲在车厢里不出声,青年把折扇扣在手心抓牢——每次紧张时就会有这个下意识的动作。他刚才装的无事,实则心里清楚这必定又是一劫。他让曹操带董夫人先走了,自己其实作为诱饵留下来吸引了董承所有火力,甚至连带着夏侯惇和典韦都有性命之忧。
  他看着曹操的背影,一骑绝尘,果然利落的紧。郭嘉想,曹操也是聪明人,断然是知道利弊,他应该也能想到留下来的人是为什么……但他就是放的心,或者说,忍得心把这些兄弟丢在刀口上。
  真狠。郭嘉冷笑一声关上窗。殊不知他自己从没考虑过,他亦是心甘情愿留下来当这诱饵的。
  “军师,我们怎么办?”典韦边赶车边问他,自从这武夫知道他是水镜先生的弟子,就一直叫他“军师”。
  “怎么办?”郭嘉道,“等董承自己找上门来,他如果杀不了我们,就留下背叛刘协的把柄,我们大可以借这场东风铲除他。”
  说完他又补了句:“嘉不会武功,性命相关,就托付给二位了。”
  典韦倒是老实人,见他如此客气,也不拐弯抹角,只一扬鞭子驱着马:“军师有啥不放心!我典韦少说能打二十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夏侯惇和郭嘉都被这爽朗的笑声感染,也都笑起来。
  “好,恶来有万夫不挡之勇,倒是我多虑了。”郭嘉弯起嘴角,心情莫名舒畅。
  尽管明日必将腥风血雨,但他们的主将已逃脱重围,蛟龙入海,剩下一群共谋霸业的兄弟把酒言欢,横刀立马挡在追兵前,狠狠扼住来犯者的咽喉。
  而他呢?他不会武功。
  他在他们之后,持棋落子,翻云覆雨,谋天下,定山河。
 
 
  —————————TBC—————————
 

想让奉孝更古灵精怪一点23333,想他没有武功,但是性子要像个少年游侠。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