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振堂

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件不是闲事。

【曹郭】焚琴·陆①(武侠AU)

卡文中,飞机场硬挤36D很痛苦。曹总估计要下线几章只活在对话中……即使如此我也要不要脸地打上曹郭tag【理直气壮】
 
——————————————————


 
  典韦到驿站换了两匹快马,在晌午就找到了酒肆落脚,其实要不是郭嘉赖在车里不肯出来他们早就能歇着了,这厮硬说要找家有好酒的店子,否则就睡到兵临城下——他这个兵临城下用的颇有威胁意味,夏侯惇咂咂嘴犯了难,最后典韦劝他说我们要多担待点军师,不就多跑两步的事,至于吗?夏侯惇被这老实人搞得像自己刁难郭嘉一样,只得手一挥,驾马先行了,在马上还忍不住嘟囔郭嘉这他妈属狗的吧,隔十米远就能闻到是不是好酒。
  “喝得多,自然熟悉,”郭嘉捧着酒杯双眼冒光,“人生有此醇酒,当真才有乐趣。”
  典韦和夏侯惇早饿得叫苦不迭,现在差店小二搞了两份素菜正在胡吃海塞——这地方离汉阁尚远,一直盗匪横生,他们在此打尖也怕吃到什么黑店的白肉。
  郭嘉抿着酒,粗略扫了下两个武夫又暗自好笑,心思如此浅薄易懂,要有歹人想谋财害命真是简单不过。他本身就不是为了一口酒来,而是寻着特殊的香味找到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店。
  店面破败不堪,门上的招牌都被磨去了一半的字,唯一让他眼前一亮的就是门里靠窗的地方搁着一支茶杯大小的宣铜炉,他方才装着四周找酒的样子细细打量了一周,香炉中用玉片隔着火——这倒有意思了,平常人都是用银钱明瓦来隔火,这家破败的店里却是用玉片,郭嘉又抽了抽鼻子,捕捉空中散发的袅袅香氛。
  这香味,这么多年仍旧未变,世人所知大多有限,更别提这乱世中果腹尚是问题,还有多少人能在意这种可有可无的奢侈东西,况且这香料,细讲来也不是一般权贵敢用的。
  沉榆香,传说是黄帝封禅时烧的。郭嘉第一次听闻这故事,就笑过正在拨弄炭块的人,说他怕是自比尧舜禹之贤,能匡扶天下,那人转过头,脸上是傲慢的笑意,深陷的眼眶里一双招子浑浊不堪——人越老,眼睛才会越浑浊。这句话那人是知道的,他的回答是心脏了,眼睛也就浑了。
  “你们先吃,我去上面看看房间。”郭嘉看着店内忙碌的店小二,突然计上心来,放下酒杯对二人说道。
  那两个只摆摆手让他自便。
  郭嘉起身过去,到店小二身后叫了他一声:“你们还有空房么?”
  店小二连连点头,请他上楼:“有!”
  正到了楼梯上,店小二突然听到旁边的人低声一笑:“初九。”
  店小二一愣,又笑道:“客官是什么意思?”
  他听见客人轻哼了声,不像是生气:“狐狸没教你?还是说不欢迎我来拜访他?”
  店小二略微打量了眼这位不速之客,最后一压嗓子:“你随我来。”
  店小二领郭嘉到了间暗阁,里面单单点着一支牛油蜡烛,倒是郭嘉一眼就看见映出反光的器皿——又是一只香炉。
  “你最近混的不错,这炉子从宣铜炉变成官窑的东西了,”郭嘉看见那人倚在榻上,正自己和自己下着棋,“老东西,我可是来送你人情了。”
  那人的声音带着朔北的沙,又哑又低,不像是山清水秀的中原养出的子弟:“你来求我还这么硬气,不怕我把你卖给董承?”
  这就是藏在后面打盹的狐狸,郭嘉笑意骤起——乾卦第一爻,初九,潜龙勿用。
  自己猜的没错,果然是他。
  贾诩抬眼,仍旧是混沌的眸子,暗暗含着面前的灯火,他细细打量起郭嘉,上次一别,又过了几年,如今的青年不再似昨日那般鲜衣怒马张狂的厉害,只有股阴阴的邪气,郭嘉生的眉目寡淡,像是画师提笔蘸多了水,落下的眉峰一撇细细收入鬓角,晕开在白的病态的肤色里,他的眼珠也是灰的,沉的吸不进光,至于其他——
  “我可不知道,你最近多了这种癖好。”贾诩大笑。
  郭嘉自然知道他说的那身大红的褙子,一扬手不客气地坐到旁边:“既然你知道了来龙去脉,怎么说?”
  贾诩把黑子丢进盒里,没说话,一时幽暗的烛光颤动,他俩像两只密谋的鬼,一只深黑,一只暗红。
  “老东西,我现在都卖了身,真是一穷二白,你想榨也没油水,”郭嘉装模作样叹了口气,“想当年我替你救下那小子的事,你是打算忘了吧?”
  说完他看着香瓷盒里几枚鸟蛋一样的香料,伸手去拿:“哎你这香,挺贵吧,我记得是叫月支香,传闻烧起来万里之内都能祛瘟疫,好东西,怎么原来没有呢。”
  “郭奉孝!”贾诩一声断喝,所持的白子硬生生打在郭嘉伸出的手背上,而后弹落在地。
  郭嘉缩回手,瞥了眼失态的师兄,道:“天灾不可控,当年我替你救回张绣,他却死于瘟疫,此事不怪你我,只能说天命无常。不过我人祸缠身,尚有喘息的余地,就看你一句话了。”
  末了,他又加一句:“我过了这劫,就告诉你他埋骨何处,你大可去找他。”
  贾诩定定地望着郭嘉尖削的侧脸,挤出一个冷笑:“你最好能保护曹操,不然哪天我心情不好,可能要糟糕。”
  他感到郭嘉的眼刀划过他的脸,那人嗤的笑出来:“你就肯定我对曹操,和你对张绣的感情一样?当初你辅佐张绣,有人猜是他心思单纯好控制,能为你所用,但现在看来显然不是——万一我说,我对曹操是呢?”
  贾诩猛然抬头,郭嘉正好垂下眼眸拨弄起烛火,睫羽如鸦翅一般盖住灰色的瞳孔:“老东西,你不会当了真吧?”
  贾诩还未开口,郭嘉已经站起身把小棍一扔,看样子是想出门了:“同时对付你、荀彧和刘协,如果再加上曹操实在太累了,我才懒得做这种事。”
  “你如果只想玩玩,我劝你早日抽身,”贾诩在他背后说,“……当初我遇到张绣时,确实和你刚才想的一样。”
  郭嘉停下步子,没有回头:“我想喝你院子里那坛十几年的陈酒,等下让店小二送我房里吧。”
  
 
——————————TBC——————————

一点点绣诩,满足某个小伙伴XD。其实剧情已经开始放飞自我了,我看到了很多支线的苗头,曹总小心嘻嘻嘻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