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振堂

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件不是闲事。

【柱扉】在你长眠之地发生的故事

扉间生日快乐!!!其实这篇算扉间中心了,很长时间没写了,ooc的厉害,大家随便看看吧。原著背景,不过有很多改动,大家应该看得明白。

———————————————

在你长眠之地发生的故事

 
  这么多年来,我周游列国,看惯各种能人异士,他们一一把不甘寂寞的过往说与我,希望我能编成一个个故事或者长诗,把那些舍不得的、忘不掉的、刻骨铭心的感情继续传唱,好像只有这样,他们心爱的逝者才不会被活着的人埋没去,甚至忘却他们曾经付出了自己的全部,包括生命。
                    ——《死者如生》佚名的吟游诗人

壹·千手纲手

  我叫千手纲手,是木叶第四代火影,今天碰见你很幸运,就和你说说我二叔公的事吧。
  我的二叔公是千手扉间,有可能你并没有听过他的名字,因为在和宇智波一族和解后,他的名字被作为罪人钉在耻辱柱上,在木叶是禁忌,是不能提起的。
  我今天不会以罪人的身份提起他,我要和你说的,是我的二叔公,是一个非常寡淡普通的长辈而已。
  我的二叔公是家里第二个孩子,在他之下还有两个弟弟,都不幸在战争中罹难,可能他不是很善于表达情感,所以外人看来,他冷漠的像个机器,在弟弟死去这件事上,也没和我爷爷一样嚎啕大哭,但和他亲近的人都会知道,他这个人爱憎分明,从那时候起他对宇智波一族恨之入骨——可能是看不下弟弟的亡故,也可能是不忍心再让哥哥那么难过。
  他很爱我的爷爷,至今我都无法分辨那种杂糅的感情,究竟因何而起,我猜是他非常羡慕我爷爷吧,我爷爷心思纯粹,武力值高到忍界罕有匹敌,所以他向来不会去斟酌利弊,而我二叔公就不同,他需要替整个族人操心,需要替我爷爷还在设想的“木叶”操心,我无法体会,只知道这种日子非常累。很多人都只记得我爷爷千手柱间,但他们不知道,我二叔公一直在爷爷背后经营。
  爷爷和我说,他小时候顶撞父亲,要被揍的时候总是二叔公在他前面护着他,后来我爷爷和宇智波周旋,他就在背后帮衬。
  我猜啊,二叔公一定非常想变成爷爷那种人吧,什么也不用操心,所有人都会喜欢他,有人替他做好了一切——啊,我也好想要这种生活。
  所以他那么喜欢爷爷吧,因为爷爷是他梦想的样子,他永远无法企及。
  二叔公是属于黑暗的,后来的暗部就是按照他的遗愿创造的,可能你们也不了解,木叶创建以后,很多运作都是二叔公曾经都设想好的,如今不过是按部就班,一点点履行他的蓝图而已。
  很多人讨厌他,因为他太过理性,总会为大多数人牺牲少数人的利益,就像他为我爷爷牺牲他自己一样——他从来不是懦夫,他从来把自己也归于可以牺牲的那类。
  其实吧,我一直觉得他比爷爷更适合做火影,但是那次他没有免去人情冷暖,他知道自己更适合火影,但他希望我爷爷能站到那个位置,这是不划算的买卖,不过是他唯一也是最后一次的任性,历代火影都没有戳破这个事实。
  我的爷爷啊,笨笨的,一直被狡猾的二叔公牵着鼻子走,走啊走啊,二叔公把路给他铺的平平坦坦,他就以为能从天光乍破走到暮雪白头,殊不知前路通畅,都是一路的骨血铺就。
  我只记得有天晚上,爷爷赶去二叔公房里,抱着他嚎啕大哭,像极了原来二叔公说他哭早夭的两个弟弟的样子,这么多年了,我爷爷被他的弟弟保护的那么好,还像多年前那个心思透彻的孩童,失去了心爱的人痛哭不已。
  而更多的负累都在已死之人的身上,二叔公不善于表达感情,难过痛苦快乐悲伤,都藏在心底,他背着众人的谩骂与怨恨,把无益的诅咒都关进自己躯体,留在了坟墓之中,走的利落干净。
  有时候我觉得我的二叔公像是北欧神话里的命运女神,他早就洞悉了自己的命运,不过一步步走完而已。
  想来宇智波才是最恨他的,哈哈哈哈我觉得他是公报私仇,不过他才不会在意那些人怎么看他呢!我的二叔公,怎么会被这些小事烦扰!
 

贰·漩涡水户

  噢——你是听纲手那孩子说了扉间的事吧?这么多年很少有人会提他了,我还以为都把他忘了。你想问我关于他的事……也罢,你在这里坐会,我去关门。
  我对千手扉间了解不多,因为我和千手柱间是政治联姻,对对方都没有深入了解,但是我对扉间还是印象深刻,嗯……虽然有点难以启齿——柱间他非常在乎这个弟弟,甚至于,有点畸形的依恋。
  不是依赖,是依恋,你没有听错。
  柱间这个人,有点小孩子心性,因为自己太强大了,所以鲜少有能伤到他的人,这其中扉间就是最重要的一个。
  可能是先前对两个弟弟的故去格外愧疚和悔恨,柱间对扉间一直看的非常重,甚至在我和他结婚的时候,他还会问我“弟弟和我在一起住,可以吗”?我当时非常想笑,因为我的印象里,男方结婚后都应该是非常排斥和另一个成年男性住在一起的,但是柱间的反应,倒像是怕我把扉间赶走了。
  在同一座屋檐下生活了一段时间,我发现扉间是个非常冷淡无趣的人……就是一看就没姑娘喜欢的那种,哈哈。
  他唯一的乐趣就是下棋,柱间虽然棋艺不精,但是一直乐于和扉间煮茶下棋,被杀的丢盔弃甲是经常的事,每次他都会垂头丧气的找我哼唧,说扉间不让他一棋半子,赢了还要一板一眼地复盘给他分析局势骂他笨。
  你说这人,有时候就这么贱,前一天刚和我抱怨完,第二天又屁颠屁颠的跑去下棋了,如此反复。我猜下棋估计是他除了赌博第二件最爱的事。
  说到赌博啊,也不知道柱间是被谁诅咒了,他是逢赌必输,但每次又越战越勇,纲手没和你说过,他爷爷曾经和她一样,被赌场称作“肥羊”。扉间每次都在完成任务后去赌场抓他,我在家只要一看见扉间出去,就知道肯定是逮人去了,不多时柱间就被他拎着回来,每次看见一米八几的柱间被另一个捉着后衣领带回来我就想笑。
  都说长兄如父,但我一直觉得扉间才是柱间的哥哥,替他做完了本该他操心的事。
  哎,说实话,我没办法恨扉间,尽管我并不是爱柱间,但柱间总归是我丈夫,他爱着扉间。可能他自己不知道,我确是知道的——我理应恨他。
  扉间这个人,永远是坦坦荡荡的,除了为柱间铲除宇智波这件事,他瞒住了所有人。我一直觉得他这辈子,没什么做错了,只不过是替时代做了选择,于是那些被时代抛弃的人都会怪他。
  他残忍冷血不近人情,应该去死。这点他也算到了,以至于后来,以此为计让柱间可以顺利的当上火影,赢得了民心。
  他说过一句话,死后再怎么挫骨扬灰他都是不在意的,他死后只是一个好用的道具。他教柱间怎么使用,我站在旁边,看着柱间捧住那张纸泪如雨下。
  这世上唯一爱他胜过自己的人,终于如释重负的、在一片谩骂中被他亲手封印进历史。
  我说,柱间啊,这下没人再这么为你着想了,你要习惯啊。
  柱间坐在棋盘旁,上面有昨夜的残局,他拈起黑子落下,说了句“这局,他又赢了,我再没有打败他的机会了”。
  

叁·宇智波镜

  他?你算问对人了,要不然问家族里其他人怕是又要起纷争。
  我听柱间老师说,我们开始定下的老师应该是他,但后来出了那种事……所以柱间老师亲自带我们了。
  哎,你想问的事我大概知道……估计也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知道,包括宇智波族内,都是只有猜测,不敢妄加指责,不得不说,这就是扉间老师的手段啊,他不仅做,还会堵住所有人的嘴。
  当时他重伤了宇智波泉奈,让宇智波斑暂且休战,斑不甘心和千手一族和解,但是他打不过柱间老师,于是想起宇智波一族的瞳术——万花筒写轮眼。
  他想牺牲泉奈,打败柱间。
  虽然不知道万花筒写轮眼到底能不能打败柱间,但是他能想到,有个人一定也想到了,那就是你问的扉间,扉间老师心思缜密,早就料到此事,于是在休整了四五天后,潜入宇智波大宅,杀了宇智波泉奈,并且毁去了能开启万花筒的一双写轮眼。
  自此,宇智波斑再无机会与千手柱间抗衡,于是一个月后,宇智波一族和千手一族和解,我们两家联手创造了木叶,并在影岩下约定,一定让村里的孩子们再不受战乱之苦。
  那年宇智波斑的弟弟们尽数死去,千手柱间的弟弟也无一生还,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后悔,因为他们最开始的愿望,明明是“保护弟弟”这件简单的事,可到头来,弟弟都死在建设木叶的路上。
  其实我有时候很想问柱间老师,他想不想放弃火影之位保住弟弟——我感觉他并不想当这个火影,但是扉间老师这么强硬霸道的人,从来不允许柱间老师在任何人面前低头,就像他一直对柱间老师说的那句“闭嘴”。
  他为什么不问一下柱间老师想不想做,而要硬逼着他走上自己设计的路,至少我跟着柱间老师那么多年,再没有看见他真心实意的开心过。
  估计只有扉间老师望向他,他眼里的寒冰才会冰销雪融,变成沉痛的泪流下来。
  好像扉间老师死后,柱间老师心里那个孩子也没人保护,一点点死掉了。
  另外,我觉得宇智波斑即使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也不一定打得过柱间老师,扉间老师这样做,实在是不想让柱间老师受任何未知的伤害了。
  反正自这件事以后,扉间老师被所有人口诛笔伐,柱间老师罕见的沉默,最后颁布法令,凡木叶居民,不准提及千手扉间的名字,因为他当时私自破坏宇智波和千手的合约,引发泉奈之死,是罪人。
  很多人不知道为什么扉间老师会杀泉奈,他们不知道宇智波写轮眼的秘密,所以并未多想,宇智波也不会轻易透露族中秘术,宇智波斑自知打不过柱间老师,也就没有再次挑战。如此一来,柱间老师的火影来的名正言顺,木叶终于统一。
  后来木叶按照扉间老师的遗书所写一环环的开始运行,没了战争,各家的父母兄弟都不必再受生离死别之苦。
  这些都是柱间老师悄悄和我们说的,他说他是没能力把木叶治理的如此井然有序的,全部都是仰仗那位总是凶他的弟弟啦……
  他提起这事还会笑,仿佛那个叫他闭嘴的人还在千手老宅等他回去,不然,可就要去赌场抓人了。


肆·千手柱间

  啊,木叶内不是不准谈论他的事吗?哎,小纲镜这些孩子就算了,怎么水户也跟着胡闹。你要问他啊,那就不能说出去,我不希望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毕竟如果是他,也不会希望的,那样宇智波一族就要闹啦。
  这件事的前因后果,镜差不多和你说完了,那我就和你说说扉间的计划吧。
  他偷偷杀了泉奈,让斑没办法用万花筒写轮眼针对我,这些他都没有告诉我,我得知消息,是管家突然跑来和我说,老爷,您的弟弟死了。
  我赶去房间看他,他是服毒自尽的,旁边落着一封苍白的信,他和我说,哥哥,原谅我不能继续陪你了,我擅自做出决定并且没有和你商定,是我的不对。不过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离去,你的医疗忍术不会有任何用。现在我想你去告诉所有人,我擅自刺杀宇智波泉奈,破坏合约,已用千手家法处置,如果不信可以自由解剖尸体。这样一来,宇智波一族忌惮秘术外传,宇智波斑自知没有实力和你抗衡,你可以顺利当上火影。另外,请务必告诉所有人,是你亲自动手,大义灭亲。所有人都恨我,他们会格外支持你的。
  之后,木叶的一切运作详见如下的计划……
  其实我并不是一定要当火影,我觉得有个安定的地方就好了,但是扉间总觉得我值得更好的,至少我当火影比斑好多了。
  反正我在他面前都像个小孩子,他总是不放心这不放心那,不过我确实料不到他做到这步……不然付出任何代价,我也会保住他。
  你说啊,我空有仙人体和木遁,但是不仅保护不了家人,连医治都做不到,这样一个孤家寡人有什么意思呢?
  我两个弟弟都死于战争,所以格外重视扉间,当初斑说他创造木叶是为了保护弟弟,那时候我还小,我也觉得我要保护扉间,当初板间瓦间死的时候我还没有能力说出这句话,但当时我觉得我可以做到,我会保护好扉间的。
  后来我发现啊,从来都是扉间在担心我,我并没有任何能帮助他的事,除了听话——武力有时候什么也不能解决,你要知道。
  他们夸我是忍者之神,我却只记得和扉间下棋时他骂我笨……他的头发真好看啊,欺霜胜雪,在午后阳光中闪闪发亮,总让我有种平心静气的感觉。你说我为什么生的这么黑,总让我觉得扉间不是亲生的,要不然我怎么会这么笨,他想到的,我却想不到。
  你看我连赌博都总输给人家,他虽然每次都要生气,但我还是挺开心,毕竟他总会念着我,也总知道在哪里找我。有时候我觉得不该给他添麻烦,但总止不住赌瘾……你说我这么差的人,估计扉间也嫌弃的要死,他一边嫌弃一边管我,其实感觉不错嘛。
  你看他都离开几十年了,我却总觉得他还在我身边,每次絮絮叨叨地说我像个孩子,让我别带坏了小纲,让我多对水户好点,让我尽心尽力教镜,我每次想插嘴他就让我闭嘴。
  委屈?怎么会委屈呢。如果他现在让我闭嘴,我一定乖乖听他话了。
  他一定舍不得如今的木叶的,我要告诉他我把木叶治理的非常好,孩子们有学校学忍术,大人们有任务可以赚钱,有我在,没有任何人敢来犯——
  当初没能保护他的我,如今成了木叶的保护伞,是所有孩子的哥哥,没有人敢伤害他们,我保证。
  哎,我有时候也烦仙人体,你看现在小纲都是火影了,我却还没有死,也不知道扉间还会不会等我,我可是非常、非常、非常想念他。
  我现在啊,只有在梦里见他,他还和昨日一样,苍发红瞳,神采奕奕,一如少年。

 
—————————END—————————

评论(4)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