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振堂

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件不是闲事。

【曹郭】同床异梦(上)

一篇纯·爽文,史密斯夫妇梗外加ooc,无其他cp,别被题目吓到,军师团皆有出场有ooc嘻嘻
 
——————————————

同床异梦

  郭嘉躺在沙发上嗑瓜子,用他家教授的话来说——“嗑瓜子的都是百无聊赖的闲人”,他目前确实无聊至极,前两星期做任务把大腿肌肉拉伤了,谎报自己出门买菜滚下楼梯,被曹操勒令静养,每天吃睡仿佛坐月子的辣妈。
  他从来没告诉曹操自己的身份和工作,当然是指真正的那种。郭嘉属于袁绍座下杀手之一,在热兵器横行的年代偏爱毒与刀,究其原因,一是他自身力量不够,一般的枪械端不稳秒不准,后坐力都让他头疼;二是郭嘉对于人心和机遇把握太过准确,圈内人送外号“操盘手”,他曾和地下军火商称兄道弟,也曾和黑市头目暧昧不明,取得信任再人道毁灭的把戏一向是郭嘉的最爱,“账房先生”荀彧评价他把玩人心的恶毒,但不可否认,用毒与刀或者枪与炮,只要完成任务并全身而退就是王,这个角度来说,郭嘉从来都是佼佼者。
  五年前,郭嘉和同行们宣布自己要结婚了以后少打他家座机,被众人笑了一通,只当是捕手又看中了猎物,在人前道貌岸然人后霍霍磨刀。
  然而五年后,郭嘉仍然窝在他的爱巢一边哼唧腿上的伤疼一边嗑瓜子,面前电脑屏幕上他家教授架着无框眼镜心不在焉的听他抱怨,然后手上不停的清理着教案——郭嘉总有个习惯,每次曹操出差时有事没事非要他挂着电话,就算曹操给一群懵懂的大学生上课都乐意看。
  曹操长他十岁,总说和郭嘉这种年轻人有代沟,老派的人受不了小男友雷达一样的追踪,遂经常以各种方法逃避视频电话,最甚时装了七天的死,然后被伪装成教授助理的联络人骂了一通说他男朋友差点拆了学校办公室,当时曹操正在处理犯罪现场,听见那边闹哄哄的让联络人把电话递给小炸药,然后用肩膀和头夹着手机拆枪。
  “奉孝——”曹操把尸体踹到旁边,坐到被打烂的沙发上哄着要爆炸的郭嘉,“我错了,你先别吵到别人,我们回家聊,我陪你去欢乐谷玩就是了……”
  那边郭嘉像个火铳,噼里啪啦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然后画风一转说光欢乐谷哪成,非要曹操穿迪士尼买的白雪公主的服装。
  这边曹操沉默半晌,把手上那挺M134机枪甩在肩上,屈辱的答应了。
  曹操,一个在黑市的S级赏金猎人,明面是个大学教授,偏爱工业革命的机械化产物,偏爱暴力美学,现武器是拆了某架武装直升机机载的M134机枪,7.62mm口径的金属风暴绝对能无差别摧毁一切生物,主要灵感来自于某个周末和郭嘉一起看的《终结者2》,施瓦辛格在楼上给底下的敌人来了个枪林弹雨,郭嘉咂咂嘴说这些玩重机的男的是帅啊,其实他主要是对自己没有的能力格外眼热,当晚曹操借着溜出去散步的功夫跑黑市掰了挺M134下来,练了练手惊喜的发现这玩意是电力驱动,后坐力非常小,于是作为常用武器装备上了。

  郭嘉的电话一通狂响,青年在餐巾纸上蹭了两把手后接起电话,那边贾诩贼兮兮的声音顺着电话爬过来:“新任务,钱多活简单,考虑下?”
  “你他妈让人暗杀总统都说活简单,少扯,资料呢,我看了考虑下。”
  “哎——我们这行规矩是不接活不给资料啊,”贾诩活像只老狐狸,郭嘉翻了个白眼,“郭大爷,保证你很容易料理,前戏都不用那种。”
  郭嘉猛得咳了声:“少把你脑子里的黄色废料给我看,老子还是纯情研究生好吧?”
  “别和我说你腿伤还没好,”贾诩画风一转,“你接不接?”
  郭嘉躺在沙发上蹬了两下腿:“钱多就接,资料发我手机。”
  他从沙发上跳起来活络了下筋骨,就听见手机叮的一声,屏幕上赫然露出他下一个暗杀对象的资料——
  “贾文和你他妈欠练是不是?!”
 
  姓名:曹操
  性别:男
  血型:A
  爱好:看现代诗歌、研究茶文化与摇滚乐
  ……

  贾诩打了个喷嚏,把手机丢一旁继续和几个同行搓麻将,刚一回头程昱自摸大喊一声胡了,把桌子差点拍塌。
  “让郭嘉杀曹操,上头真狠的心啊。”荀攸抿了口茶,慢悠悠的从抽屉掏出钞票丢给程昱。
  “从小到大我还没看见郭嘉对谁上过心,”荀彧边说话边把手伸进侄子的抽屉,背后观棋不语的刘晔挑着眉看他不留痕迹的作案过程,“上头想必也觉得他就是玩玩不会手软,现在任务到,他动手是最省时省力的方案了。”
  “曹操一个普通的大学教授,干什么这么兴师动众的?”刘晔看了看荀攸又看了看荀彧,摸着鼻子问。
  “所以说子扬是新人嘛,让我们荀令君多照顾你一下……前几个月董承那事你知道吧,刘老板手下红人啊,”贾诩笑呵呵一指荀彧,“令君猜到有人早晚会动手所以提前严加防范,然而还是被人打了脸,M134的射速连人带屋全打烂咯!”
  荀彧面无表情地码牌:“我被刘协训了一顿,经调查杀手和董承并无瓜葛,是黑市雇佣的——资料那边有,曹操,表面上是大学教授,实则代号“主公”,黑市上赫赫有名的赏金猎人。”
  荀攸插嘴道:“曹操是猎人的事郭嘉不知道?”
  程昱碰了贾诩的牌,志得意满一翘烟嘴:“要是知道曹操早被搞死了,郭嘉最烦别人骗他的。”
  荀彧说:“文和还是心善,估计怕郭嘉真喜欢曹操,告诉他被曹操骗了五年的感情怕是要怀疑人生。”
  刘晔咋舌:“那他要是真喜欢曹操……你们让他杀曹操还不告诉他曹操身份,不怕他见色忘义回头毒翻你们一群狐朋狗友?”
  众人缓缓停下摸牌的动作,大概在思考郭嘉平时的为人处世,突然,程昱把手上幺鸡拍在桌面猛吸一口烟:“还打个仙人板板的麻将!让贾诩那操蛋玩意赶快把另外的资料发给郭嘉啊!”
  荀彧面色凝重的抄起档案袋:“这份只有纸质的……你们谁去送?”
  ……
  被程昱荀彧荀攸刘晔联合踹出门的贾诩此刻感受到了寒风凛冽与人情冷暖,想到荀彧扼腕长叹的一声风萧萧兮易水寒不由得悲从心头起,彻底的无神论者开始祈求月老没把郭嘉的红线挂曹操身上。

  这边郭嘉把曹操的风衣从臂膀宽阔的上身褪下来,挂在玄关的衣帽架上,曹操转身把爱人搂在怀里,彼此交换了个温柔的吻。
  郭嘉其人,大病没有小病一堆,唯一致命的是只要和曹操有任何肢体接触智商立刻直线下降到凭动物本能运作的模式,像是患上了肌肤饥渴症,贴着就撕不下来。
  曹操把公文包放到一边,带着凉意的双手从郭嘉的衬衣下摆探进去,掐住精瘦的腰线:“我可能过两天又要出差,你自己在家乖点。”
  郭嘉被他推翻在沙发上,颇有不快的皱眉,曹操看在眼里又不好解释,毕竟他刚接到新的悬赏,金主要他面谈,加上处理完单子,怎么也得个一周时间。
  不好解释索性不解释,曹操把郭嘉按在靠背上扒了衣服,准备进去时郭嘉眼尖,余光瞥到窗外露着半张脸的贾诩差点把曹操舌头咬了,郭嘉在心里骂遍贾诩祖宗,然而曹操东西都插了一半,看他有古怪凝神看他的脸。
  郭嘉哪敢让曹操发现窗外壁虎一样扒着墙的贾诩,面上忸怩了下:“啊……很长时间没做了,疼。”
  窗外贾诩抖动如风中残叶,可以说认识郭嘉以来,还从没有见过这人有任何失控的情绪,尽管夜色如墨,还隔着玻璃与空气中的杂质,贾诩也能清楚的识别出郭嘉不敢怒不敢言的表情。就在他考虑着要不要继续看完由郭嘉领衔主演的GV时,突然想到现在郭嘉在曹操面前不敢怎么样,要是完事了还不能找个由头出来扒他的皮?
  求生欲让贾诩不敢继续作案争取宽大处理,于是默默缩回旁边,只靠听声音来等待这俩完事后郭嘉来找他。
  曹操用余光瞟到窗外一闪而过的人影,怀疑又是哪个仇家想来索命了,不过等了几分钟窗外再无动静,猜是来踩盘子的,今夜并不打算动手,于是不做理会,抱紧郭嘉开始动作。
  这一等等了一个多小时,贾诩听着腻歪来腻歪去差点睡着,后面终于等到两人洗完澡,曹操去房间看论文了,郭嘉披着件睡袍跑到阳台上找他,大敞的领口对于贾诩这类老年人来说颇为伤风败俗,索性天气不好,看不清皮肤上落了多少痕迹。
  贾诩一边唉声叹气一边掏出手机打字给郭嘉看——
  “上次资料没给全,现在补上。”
  郭嘉也打字:“你还有胆子再提这件事?”
  “我觉得你需要看看,真的。”
  郭嘉用力戳着屏幕:“拿来,再敢倚老卖老信口开河老子打掉你假牙。”
  贾诩条件反射一闭嘴,从包里掏出文件袋塞郭嘉怀里,又打字:“任务还是要做的,就算你嫁出去了你娘家人还是你娘家人,帮你看清白眼狼义不容辞。”
  遂被郭嘉拒之窗外。
  郭嘉拿着档案袋猫进厨房,把袋子打开快速扫了一遍,又逐字逐句默读了遍,最后手指落在纸面上,指腹慢慢撵过一行字——
  S级赏金猎人,代号“主公”。
  “操。”郭嘉喃喃骂了句,打开灶点燃文件,丢在洗手池里让它们烧成灰烬再打开水龙头冲了下去。
  外面传来曹操的声音:“奉孝,这么晚了在厨房干什么?”
  郭嘉打开冰箱拿了个鸡蛋,伸手把平底锅架好:“剧烈运动完了饿,吃点夜宵,你要不要?”
  “不用了。”
  郭嘉把鸡蛋磕进锅里,静静看着油滴噼里啪啦的炸开。
  大概上天看他骗过这么多人,如今风水轮流,算无遗策的操盘手被另一个老奸巨猾的黑商出了千——然而他从不想吃亏。
  郭嘉咬了咬下唇,把打开的壁橱门看了看又拉上,扭头问卧室的曹操:“明天我可能也有事,要出去段时间。”
  曹操在郭嘉来之前关了悬赏的界面,笑意融融的把郭嘉拉进怀里抱着:“那一周后见?”
  郭嘉溜进被子打了个哈欠:“一周后见。”
 
  郭嘉一脚踹开门时,贾诩摸了一手八条,正在犹豫要不要打时被吓的一缩脖子。
  “几世赌鬼托生啊天天搓麻将,”郭嘉把偌大个登山包搁在桌子上,“先别赌了,把详细情况说清楚,我这两天正神经衰弱呢。”
  贾诩喝了口大麦茶,悠悠放下手上的八条:“资料里都有,你只是不愿意接受事实。”
  “你说的事实,是告诉我和我同床共枕的爱人是对家的杀手?”
  贾诩联想到前两天,一时嘴欠道:“没错,那个睡了你五年的人骗了你五年,这样说是不是更添悲愤之情?”
  荀彧和荀攸对视一眼同时起立,叔侄俩一人一条胳膊把贾诩拖到隔壁房间关了起来。
  程昱打了个哈哈,说奉孝你准备怎么办?杀曹操吗?
  郭嘉沉默了,扪心自问如果换个人他愣都不打的收拾干净了,然而这人是曹操。
  “你怎么确定他喜欢你?而不是为了获取你的情报?”刘晔一针见血,“你的仇家也不少,说不定有人用你最擅长的方式报复你呢。”
  “但愿如你所说,”郭嘉把登山包拉开,“现在,我需要装备。”

  曹操点燃一根烟,脸浸在一片阴影中,缓缓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你说,郭嘉是袁绍那边的人卧底过来的,让我杀了他?”
  夏侯惇点点头:“孟德,你知道,“操盘手”最擅长的不是暗杀与格斗,而是化身你最亲近的人给予你致命一击,多少人对此防不胜防。”
  曹操拍了拍大衣上的烟灰:“那他早该动手了。”
  “你宁可死在床上也不愿意杀他?”
  “我信他,”曹操摇摇头,“元让,我们来赌一赌,下次我们还能不能在这里喝酒。”
  夏侯惇叹了口气,提起脚边的包塞给曹操:“你的武器我准备好了,必要的时候别手软。”

————————TBC————————

本文没有其他cp,勿刷。以及这篇其实有点恶搞,军师团形象崩坏……不能接受的左转。
 
 
 
 

评论(13)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