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振堂

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件不是闲事。

【曹郭】同床异梦(中)

越写越偏我感觉……马上要成全员向了,再说一次,本篇是恶搞文!恶搞文!ooc严重!受不了的别点进来!本文副cp出现,惇彧!吃不下的别点!

——————————————————
 
 
同床异梦(中)
 
    
  曹操在夏侯惇家里的沙发上凑合了一周,郭嘉没心没肺的和贾诩几个搓了几天麻将,最后是荀彧忍不下去,把桌子一拍,颇有气吞山河之相——
  “郭嘉你想打就别出千!还诓出职业病了怎么着!”桌子地动山摇,八尺男儿程昱一缩脖子,只听荀彧继续吼道,“诈胡也不行!再浪费我时间我就……侄儿,把这人拖出去问斩!”
  荀攸领命不敢不从,于是郭嘉就出现在了回家路上。
  路上郭嘉百般磨蹭无限哼唧,大意是他不想回去,究其原因,是他既不能对曹操骗他的事装傻充愣,又不想和曹操闹僵,目前属于没想好对策能拖就拖的状态,然而被荀令君之怒吓掉魂的一干人等求爷爷告奶奶般把郭嘉硬是塞进了荀攸那辆其貌不扬的奥迪,不知情的人纷纷揣摩,大致分为荀彧一众道貌岸然的传销组织光天化日强抢民男派与郭嘉借了高利贷骗了小姑娘被人家兄弟伙扭送进局子派,两派对峙,纷纷吃瓜。
  郭嘉生无可恋瘫在后座,程昱贾诩一左一右把他挤在中间,荀彧副驾驶压阵,荀攸开车,倒像抓了逃婚的新郎官回去报信的。
  “别像死了三天没埋的,”贾诩一拍郭嘉肩膀,“前两天不还是干柴烈火你侬我侬吗,现在软了。”
  “警告你贾文和,你不要说话行不行,听见你声音我就觉得眼皮跳。”郭嘉赏出白眼一枚。
  “我这叫止损,”贾诩一清嗓子,“行了,看你畏畏缩缩的样子,真鸡儿和原来不能比,今天兄弟几个可提前商量过的,就算你不动手,我们帮你把曹操料理了,程昱的雷管都带来了,全搁后备箱呢。”
  “我靠!我警告你们,谁敢动曹……”郭嘉一个机灵弹起来,就想钻到前座去抢方向盘,“这老子的私事!”
  程昱贾诩抱住他的两条腿硬生生拔了回来,前面荀彧一脸铁面无私:“等会帮我把狙击拼好。”
  荀攸轻飘飘嗯了一声,又说:“给尸体化妆就交给我了,保证和原来没区别,验货后可以有好评。”
  贾诩举手:“我来收拾现场。”
 
  郭嘉踏进门时屋内黑漆漆的一片,他呼了口气庆幸曹操大概还未回家,可就当他转头去找开关时,眼前“噗”的亮起火光——微弱的烛火笔直地燃烧起来,被人端起走向他。
  “一个小惊喜,”曹操把烛台举高,郭嘉顺利的看到他的脸,“今天是我们结婚六周年了。”
  郭嘉的理智告诉他还来不及惊喜,曹操就看见他脸上骤然变色,劈手把烛台打落在地,火光灭了个干干净净。
  “亲爱的,你吓到我了。”郭嘉故作镇定的解释道。
  ……
  对面楼顶,目标所在处突然一片漆黑,荀彧的手指不得不从扳机上松开。
  “啧,”荀彧狠狠一锤地面,把目光从瞄准镜上挪开,“文和,夜视的瞄准镜你带了吗?微光和红外的都可以。”
  贾诩正坐在装备箱上吃泡面,听荀彧说完后一耸肩:“没有带,以为用不到的。”
  程昱靠在护栏上吸烟,夜风把他的风衣刮的直响:“怎么了?郭嘉又在搞事?”
  “他把灯关了,我看不到人在哪,”荀彧起身劈手夺了程昱的烟扔地上踩灭,“你和贾诩正面过去吧。”
  程昱应了声,贾诩放下吃了一半的碗一抹嘴说道:“先说好我就望风啊!”
  在他们这伙人里,程昱可谓是道奇观,当年去郊区车陷在坑里都是程昱一个人拉出来的,和他们这群正常水平的相比,犹如绿巨人在世,所以一般正面刚的都是程昱打先锋,刘晔收集对方信息,荀攸规划逃跑路线,荀彧和各方面阵营周旋,至于贾诩呢——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属于“护腚”那一类,简称划水。
  郭嘉?郭嘉负责把一切战利品据为己有,和贾诩并称团队二害,众人每次任务失败必将锅甩在他俩身上进行思想教育与殴打。
  荀彧看着一众人消失在夜幕中,自己过去把狙击枪拆了准备放好,突然背后有一支枪抵住了他的头。
  “晚上好。”
  荀彧反应极快,立刻猛得摆头顶开了枪口,然后反手握住对方手腕,没想到对方力气极大,硬是把他两条胳膊抵在背心捆了个结实,这才放倒在地。
  荀彧这才接着刚点燃的烟看清他,范围太小,只有脸在光明中——那道横跨眉骨与眼眶的刀痕立刻映入眼帘。荀彧脑中的信息库立刻进行筛选比对,最后锁定到一个通缉犯身上。
  “夏侯惇?”荀彧试探的问了句,又笃定的加重语气,“你来……杀郭嘉。”
  夏侯惇挠挠眉毛,把手枪插回枪套中:“你们来杀曹操?”
  荀彧没搭话,两个不同阵营的人此刻一站一躺,场面确实尴尬。
  夏侯惇蹲下来,点燃打火机凑近他:“长得挺好看的,这么杀了有点可惜。”
  荀彧一挑眉毛:“那麻烦把打火机拿稳点,快燎到我睫毛了。”
  打火机应声而灭:“抱歉,单眼人群,3D效果不好距离判断不准确。”
  说完夏侯惇就把荀彧提了起来,还颇为好心的替他掸了掸身上的灰:“我看你们几个关系挺好的,留个活口交换人质吧。”
  荀彧颇有自知之明的开口:“你想多了。”
  夏侯惇不解的一挑眉毛。
  “作为欺压他们多年的老妈子,”荀彧不仅感叹,“我觉得他们只会在你撕票的时候鼓掌。”
  “不试试怎么知道。”夏侯惇自顾自的打开手机。
  十分钟后,自诩脾气不错的荀彧被挟持着在楼下转了n圈以后终于忍不住想一脚把旁边拿着手机的夏侯惇踹翻。
  “别再看那个该死的百度地图了好吗?!”荀彧望着对面黑漆漆的窗口说,“为什么目标就在对面你会找不到进去的门?!还是看着百度地图!”
  夏侯惇挠挠后脑勺:“这他妈……这鬼地方近几年改建了我很久没来过了,真不是我路痴!”
  荀彧冷静下来,突然觉得自己没必要生气,如果夏侯惇带着他继续绕圈未尝不是好事——毕竟程昱他们已经过去了,夏侯惇就一个人还支援不了曹操,这样刺杀成功率更高了。
  但是夏侯惇显然也很急,急到忘记荀彧和他是敌对关系,当他带着热切渴求的目光落到荀彧脸上时,荀彧慢悠悠矮下去,慢悠悠地坐到了马路牙子上,慢悠悠地开口道:“今夜月色如洗,群星璀璨,先生不如坐下欣赏一番,荀某可以为你讲解一二。”
  夏侯惇大概有点愣,看了眼天上黑沉沉的云,顺话就接了:“讲解啥?”
  荀彧勾心斗角惯了,大概头一次遇到这种一根筋的,被噎的咳了一声,又冲夏侯惇微微一笑:“你是什么座的?”
  “……肉?”
  “?”
 
  此刻,乌漆墨黑的爱巢里,郭嘉正在思考如何边忽悠曹操边应付同伴。曹操面对面站着,其实挺想问一下郭嘉对他的态度,他纵使知道了郭嘉是袁绍的杀手,也想亲耳听郭嘉说出来,这是不一样的,郭嘉越不解释,他就越起疑。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犹豫再三,曹操还是决定自己开这个口。
  郭嘉只当他问的是蜡烛的事,略微想了想答道:“我怕有人看见屋内亮灯以为我回来了。”
  曹操皱眉:“你在躲谁?有人跟踪你?”
  郭嘉手上突然一热,明白是曹操牵住了他的手。曹操把郭嘉的手握在手心,这才发现原来一直选择性忽略的枪茧,薄薄一层,显然是个行家。
  “……有,这两天有人跟踪我。”郭嘉一咬牙,决定一条路走到黑,先把那群人黑到“变态跟踪狂”上,再来慢慢忽悠。
  “是谁?我替你……”曹操突然顿住,理智告诉他他只是个大学教授,充其量会打两套太极拳,“报警。”
  郭嘉感叹今夜无月无星,屋里没开灯黑到曹操此刻看不清他古怪的表情:“……他们应该没看见刚才的灯光吧,时间太短了,没事的。”
  曹操装作安抚他的样子把他拉进怀里抱紧,手掌顺着背一直滑到腰际,这才肯定郭嘉并没有带武器来见他……看来,郭嘉如他所料,至少目前没打过杀他的心思。
  就在双方都暗自松了口气的时候,门突然被敲响了。
  郭嘉眼皮一跳,浑身神经都紧绷起来,不知情的曹操真以为是郭嘉说的“跟踪狂”,凑到他耳边低声安慰:“装死,估计过会儿就走了。”
  郭嘉此刻内心骂娘脸色铁青——不出意外,他家备用钥匙放在贾诩手上,要是等会拍不开门,想必……
  要是你婚后某天趁伴侣出差摸回家,然后发现伴侣在家给你准备了周年惊喜,你措手不及打掉了蜡烛,告诉伴侣有人跟踪你……然后跟踪你的人拿出了你家钥匙开门?
  这他妈是个智商正常的人都会怀疑什么吧?!郭嘉心道一声天不容我,已经没时间思考对曹操来说,自己是想杀他更狠还是绿了他更恶心或者两则皆有?这完全就是一出潘金莲戏码吧?!
  在事态恶化之前,郭嘉在曹操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迅速推开了曹操翻到了沙发后面,与此同时,门被“咔嚓”一声打开了。
  “郭嘉,你都和他交代完了吗?”
  郭嘉猫在沙发后五味杂陈——我靠贾诩原来对你也没做什么特别过的事吧这怎么一句一句都像要坑死我?!
  反倒是曹操镇定自若的开了灯,雪白的光一下让所有人无所遁藏——除了沙发后的郭嘉。郭嘉都不敢看曹操的脸,想必此刻曹操定是怒极,恐怕有可能不念旧情的动起手来。
  灯光下,程昱和曹操默不作声的面对面站着,贾诩掂量战斗力后选择了辅助的站位,把DPS全权交给了程昱。
  曹操心里五味杂陈,叹了口气看向沙发,郭嘉露着半个脑袋被他看的一缩。
  “你的人?”曹操面无表情地问他。
  “……”郭嘉小声抗议,“这里只有我是你的人。”
  然后他看着曹操飞起一脚——踢开了沙发的坐垫,从中提出一挺大家伙。
  我靠。郭嘉认出这玩意后脑子当机一秒,M134是他妈真帅啊。
  呸,什么M134帅,明明是我男人真帅。
  
  
—————————TBC————————
 
说废话使我快乐,吹曹总嘉嘉使我快乐。

评论(9)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