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振堂

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件不是闲事。

鲸落Ⅲ【大佬邦x教父良】

今天剧情开始急转直下了,我最喜欢看撕逼大战了23333,一触即发的邦良。

——————————————————

Part 3

 
  天光大亮,灰白的颜色透过浅色的窗帘落在刘邦睡意朦胧的眼里,男人伸手捞了捞身边,发现连床单都已经被整理平整——那个人早就走了,一点余温都未曾留给他。

  刘邦缓了会神,抬手摸到自己床头柜上的手机,犹豫了下才拨通号码:“给我马上滚到昨天订的酒店这里。”
  约莫过了五分钟,他的房门被敲响,恭恭敬敬的三声。

  刘邦随手捞了地上一件睡袍换上,简单的束了腰带就下地把门开了。
  “邦哥,你叫我来……?”眼前的混混缩着脖子战战兢兢地看着刘邦不善的脸色。

  “进来说话。”
  待门关好后混混才敢去细细打量大佬的眼色,刘邦正举着一个玻璃杯抿着里面冰冷的清水,看起来他并不渴,只是把杯口放在嘴唇边,牙齿磕着玻璃沿。

  “上次张良回来那天,你告诉我事情办好了。”刘邦摩挲着玻璃杯口,“我希望是真的。”
  “绝对是的,”混混挺胸,“但是大佬这个结果……”

  “说。”
  “这个张良百分之八十是条子那边的人,”混混小心翼翼地瞟着刘邦的眼色,“我们查过,在遇见您之前,并没有任何圈内人知道这个人,他是凭空出现的,但是却对得出我们的黑话。其次是这次交货,我们查到了他的海关记录,是缅甸那边……如果您可以把局子里的兄弟保出来的话,就可以百分百确认了。”

  刘邦扶了把桌子,摁着眉心朝混混挥手:“走吧,我知道了。”
  混混如获大赦,快步走到门口准备离开,却又像想起什么突然顿住了脚。

  “大佬,还有一个我给漏了,”混混显得有些难以启齿,“不知道该不该讲。”

  “有屁快放。”刘邦摆手。
  “有人看见张良和韩成……走的很近。”混混斟酌了下用词,“就是原来那个被灭了全家后来辞职的缉毒警察。”

  一时间气氛尴尬地混混想抽自己嘴巴。自从他进门就能看见地上散乱的衣裤,脚下甚至踢到过KY的瓶子,空气中仍然有股淡淡的腥味——他曾略有耳闻刘邦的风言风语,本以为只是和无数个前任那样聊以慰藉的炮友,现在看来大佬是真动了心。至少以他的眼色并未看见刘邦在枕头或者床垫底下塞着格洛克手枪,这只狼放弃了自己的爪牙,甘愿把柔软的肚腹和脆弱的颈动脉暴露在那个叫张良的男人的手下。
  刘邦感到一阵钝痛刺激着太阳穴,他能忍受张良是警察手下的卧底——即使是把他当作旗子,准备致他于死地,但是他不能容忍他背叛、他逃离、他逢场作戏。

  刘邦弯腰从地上西装裤的口袋里摸出一包浅绿盒子的烟,抖出一支塞进嘴里打燃,一瞬间Skyline的薄荷味灌满了胸口,迫使他冷静下来。
  “我知道了,”刘邦缓缓地说,“现在别让任何人碰他,无论是枪还是手。”

  混混应了一声从房间退了出去。
  刘邦坐在床边把烟抽完了,起身换了套人模狗样的西装。

   皇家公馆。

  侍者贴着刘邦的身摸了个遍,并未发现有枪支弹药才恭恭敬敬地把他放了进去。
  这里的地下是S市的最大赌场,刘邦才走过门口的貔貅像就闻见了空气中飘浮的雪茄味道,骰子、洗牌、老虎机之类的声音不绝于耳。有荷官看见来者是他,立刻迎上来很有眼色地挽住他胳膊替他用雪茄剪修剪好Cohiba Siglo V,然后用松木枝点燃送进刘邦的口中。

  刘邦歪着嘴角笑了一下,嘉奖似的用力吻了一下穿着兔女郎装扮的荷官。
  “给我准备个单独的房间,玩奔驰宝马,”刘邦咬着荷官细嫩的耳垂,“然后帮我把你们的boss叫来,说我有事和他谈。”

  张良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了,刘邦偶尔来玩玩就会带他,那人一直说他是自己的幸运物。但是今天刘邦只是电话通知他过来,这也是很少见的。
  等他踏入隐蔽的房间心里却立刻起了警惕——

  “哟,这不是子房吗?”
  他看清了对面的人影,那是个身形魁梧的男人,身边还坐着一个穿着薄荷绿晚礼服的女人。

  “劳烦霸王挂念了。”张良眯了眯眼——项羽,对面居然是项羽和虞姬,这可是刘邦最厌恶的几个人,只不过项羽势力庞大,一时僵持没有撕破脸而已。
  “子房,”刘邦坐在这一侧低低地唤他,“过来我这。”

  他的手被握住,几乎是强制性的被压入怀里。张良甚至可以看见项羽眼里没有掩饰的轻蔑。
  “放开,”张良皱着眉用力抽了抽胳膊,“放开。”

  刘邦居然真的嬉皮笑脸地放了他,松开的手无处安放地搭在一旁兔女郎的大腿上,兔女郎立刻感到一阵尖锐的痛,强忍着再低头看的时候,那片皮肤已经青紫了,刘邦的指节还是白的。
  起先谁都没有说话,按部就班地玩着奔驰宝马,这是个很简单的游戏,十二个人围着机器,桌前都是一堆筹码——这个房间的最低赌资是10000人民币,如果运气好最高可以中999倍,也就是9990000人民币。

  “show hand.”刘邦把所有的筹码全推了出去。
  他这个动作像一个开关,张良突然心里一动,意识到最重要的事要开始了。

  “霸王,我向你买个人。”
  对面的项羽倒是笑了下,把自己的筹码也推了出去:“你向我买人?不是吧,老弟。你最近可是混得风生水起啊。”

  “我可以撤出缅甸的生意。”刘邦舔了舔嘴角,“只要一个人。”
  “……谁?”项羽略微一顿,和旁人耳语了几句,这才问他。

  刘邦歪了歪头,目光在桌前转了一圈,最后停留在张良的脸上,他在笑,但是眼底却是冷而黑的,看得张良背后发凉——
  “韩成。”刘邦的目光像要把张良解剖一样,细细搜寻着他细微的神色,“我要活的,四肢健全的那种。”

  “条子最该死,你说是不是,”刘邦握住他的手,粗糙的枪茧磨过手背上的每一寸皮肤,“张良。”
 
—————————TBC—————————

邦哥说碰过我的人该剁手剁手该剁脚剁脚【不】
大家别只笔芯嘛,qwq私心求评论啊

评论(15)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