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振堂

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件不是闲事。

鲸落Ⅳ【大佬邦x教父良】

要开始虐了,邦哥接下来都是黑化,准备虐良良了。

——————————————————

Part 4

  有些人注定是属于黑暗的。例如张良。
  他一辈子都在阴影里度过,连曾用名都有上百个,只不过鬼使神差的,遇见刘邦时,他却说了唯一承认的那个。
  他喜欢刘邦用温柔的声音喊他“子房”的样子,喜欢他在事后靠在枕边缓缓舒展的挺拔眉眼,也喜欢他做错事情心急火燎的跑过来求助的神色。
  但这并不意味着,私情可以高于另外的东西,例如忠诚,例如责任。
  张良站在小旅馆的窗边,外面灯红酒绿,霓虹闪烁。  他握着手机犹豫了一下,最终拨通了号码。
  “对不起,我大概暴露了。”
  电话立马挂断了。

  刘邦靠在太师椅上,面无表情地把手机丢在旁边的一桶水里,很久没有说话。
  “大佬……”站在两侧的人小心翼翼地提醒他,“这条子怎么办?”
  刘邦的眼里都是凉的,那些寒风冷雪飘落在地上跪着的人身上,激起一个冷颤。
  “韩成。”刘邦突然开口喊他,又像只是魔怔般喃喃自语,“韩成,韩成,韩成……”
  韩成跪在地上,不由自主地发着抖。
  刘邦死死地瞪着他,到最后突然大笑了起来:“好啊,好啊……飞鸟尽,狡兔死……来人啊,把他带去刑堂!”
  他看着韩成呜咽着被拖走,嘴唇都是青白的。
  “都滚!”
  终于,人潮如水流尽,他一人缩在椅子上,把怀里那包薄荷绿的烟掷在地上狠狠地用后跟碾轧,空荡荡的黑暗空间里只听见笑声。
  再过了一会儿,他玩够了,从衣袋掏出自己的手机,熟练的拨号。
  他的声音竟然还是温和的,连痞气都不带:“子房啊,你过来一下嘛,有件事情搞不定了……”

  张良打开衣柜,拿出一套西装规规整整的换好,想了一想,从柜子里又带出一把格洛克。

  他到场时已经很晚了,走廊的挂钟空空响了十二下,正是鬼门大开百鬼夜行的时候。
  有人从后面接近他,肩上一重,已然多了件衣服。
  “阿季。”
  “哎。”那人回应他,语气暧昧不明,“进去吧,早点处理完,我带你去吃宵夜。”
  “你过来。”张良低声说,“在我面前。”
  刘邦真的走过来站在他面前,挡住了大片的光,张良抬眼看他,伸手扶住他的脖子吻了上去,刘邦眯了眯眼,张嘴让他把舌头伸了进来。
  一吻结束,张良放开他:“够了,进去吧。”
  和张良料想的如出一辙,刘邦根本就不是想问他任何问题,而是来兴师问罪了——  门里,狼群般的黑衣人围着韩成。
  刘邦扶着张良的肩:“喏,就是他。我在缅甸的生意也是他带人去缴了。我现在找你来问他点东西,看能怎么样挽回点损失。”
  张良的瞳孔在瞬间收缩,他是没办法眼睁睁看着韩成被折磨,比于刘邦,韩成是他心心念念、早已当成亲人的兄弟。
  刘邦拥着他挪动步子,最终端坐在面前的椅子上。  张良看见韩成惊恐的视线不加掩饰地落在自己身上,像一个溺水的人看见了救命稻草。
  “来,我问你几个问题。”刘邦缓缓开口,“你说一个,我就给你样东西。”
  他从手下手里接过一把手枪,在手上转了几个圈后“刷”的一下拉开弹匣,韩成看清楚了,里面是空的。
  “你原来是不是一个缉毒警察?”刘邦想了想,漫不经心地问。
  “是……是的。”韩成的嘴唇哆嗦着,一句话都要掰成几节。
  刘邦把那把空枪丢在韩成脚下,接着掏出一大把黄铜颜色的金属,让它们叮叮当当地落在自己腿上。
  那是子弹。
  “你并没有辞职对不对?”刘邦又问。
  “是……”韩成缩着脖子点了点头。  刘邦一抖腿,任由那些子弹掉在地上。
  “装弹吧。”刘邦眯着眼睛笑起来,“你乖一点,今天有可能会活着出去哦。”
  张良只觉得刘邦笑得他遍体生寒,而他却再也看不透这个一手培养的男人。
  韩成手忙脚乱地抓起那些冰冷的子弹往弹匣里塞,然后把枪抱在胸口发抖。
  刘邦摸出一串钥匙:“第一把开这里的门,第二把开外面的车。”
  “我上次……缅甸那边的生意,”刘邦转了转眼珠子,“是你带人抓的?”
  韩成的脸瞬间白了。
  “别怕我,”刘邦笑了笑,“不客观地说,我是个好人。”
  “是、是的。”韩成小声回答。
  “好孩子。”刘邦把钥匙丢给他。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问完我和这些人都会离开。”刘邦咧嘴,“只要你出去后不做傻事,我们还可以做朋友是不是?”

  “和你接头的人是谁?”

  空气在瞬间凝固了,韩成缓了一会儿,突然闭口摇了摇头。
  “我没有接头的人。”
  “和你接头的人是谁?”刘邦又问了一遍。
  韩成咬住打架的牙齿,不再说话。
  下一秒,张良看见韩成背后的人把一管针剂刺入了韩成的身体。
  “这是肌肉松弛剂,”刘邦冷冷地看着韩成像没骨头一样瘫倒在地上,“我给你最后的机会,不然就拿你当下次活体解剖的教材好了,想必这种清醒着看着自己被分解的机会不多。”
  身后的黑衣人蹲下身,掏出匕首割掉了韩成的左耳。
  张良的指节捏得发白,他差一步,差一步就要去掏枪了,那把格洛克硌在他后腰,被皮肤捂得温热——他知道以韩成的意志,现在已经是极限。
  果然,韩成流着口水的嘴艰难地蠕动起来:“是……”
  所有的堂主都聚精会神地听那个答案。
  “砰——!!!”
  血溅了张良一身,他呆呆地看着刘邦——那个男人拿着配枪,神色厌倦。
  “我累啦。”刘邦拉住他的手,把头靠在他身上,“我们走吧,我们走吧……我带你去吃宵夜。”
  张良最后回头看了一眼,韩成少了一只耳朵的尸体一脸不可置信,宛如恶鬼一般死死瞪着他们。

——————————TBC——————————

这章感情很复杂,不知道我表达清楚没有……

评论(1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