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振堂

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件不是闲事。

【安杰】易燃易爆炸

本文是《加勒比海盗》同人文,CP:杰克·斯派罗x安吉莉卡,史密斯夫妇架空au梗,一切ooc属于我。另外ky走好不谢。

建议配合陈粒《易燃易爆炸》食用更佳。

更新不定。

请我迷人 还请我艳情透渗
似我盛放 还似我缺氧乖张

  安吉莉卡站在窗前已经二十分钟了。
  “斯派罗太太……如果今天您的丈夫不能来的话……”咨询师推了一下眼镜,“可以约其他的时间。”
  “不用了,”女人曲起指尖点了点玻璃,“瞧,他来了。虽然他经常迟到,但是从不缺席。”
  路面上一辆黑色的蝰蛇跑车像是印证她的话一样——它迅捷地拐了个弯,慢慢滑进了地下车库。
  安吉莉卡重新折返回背对大门的沙发坐下,似乎并不怎么想她那个丈夫知道她刚刚站在窗前盯着过往的车流足足有二十分钟。
  “亲爱的——”随着轻微的推门声,有人从后面攀上她的脖子,“你知道我总是有很多事……”
  “杰克。”安吉莉卡喊着她丈夫,毫不留情地打断他的话,似乎不想听一些无谓的废话,“坐下来,快点结束后也许还有时间吃晚餐。”
  咨询师打量着这个无比顺从的闭嘴坐下的男人——他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似乎没怎么打理,甚至还在脑后扎了一小束,阿玛尼的西装草草套在身上,还打了一个看不过眼的温莎结,本该平整的口袋被一包烟撑得鼓了起来。
  这可真糟糕。咨询师默默在心里评判——他眼前的男人大概是为了赶时间随便翻了一身压箱底的正装,而这显然不适合他,甚至于让人感觉到拘谨和失礼。
  “那么今天的咨询就……”
  “我想先来点酒。”杰克探身拎起矮几上的酒杯,这才舒舒服服地向后靠倒在沙发背上,“你们不会介意的?我保证等下不开车。”
  “请便。但是首先——斯派罗先生,我想问问你们是来……”咨询师打开文件夹,把笔帽旋开放在一边。
  “啊……巩固感情。”杰克转过头,冲着安吉莉卡眨了眨眼。
  安吉莉卡顿了一下,小幅度地点了点头:“是这样没错……其实我们完全没必要来这里……只不过,有些小问题。”
  “哦好吧,”咨询师拿起笔,“请问一下二位结婚多少年了?”
  “五年。”
  “六年。”
  咨询师诧异地看了一眼沙发上的夫妻二人,安吉莉卡只是盯着杰克不说话,上翘的眼角拉出锋利的弧度,目光如电。
  “好吧,六年就六年。”杰克耸耸肩,把酒杯送到嘴边灌了一口。
  咨询师听见他含着酒含含糊糊地抱怨:“该死的,这么长时间我怎么记得清楚……?”
  安吉莉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挤出一个微笑,装作没听到一样:“六年,请继续吧。”
  “请在1至10分内,给你们的婚姻状态打分。”
  “10分。”杰克脱口而出。
  安吉莉卡沉思了一会:“如果说是综合的话,开始是9,现在是6……我给8分?”
  “觉得自己的伴侣在婚姻中的表现怎么样?还是1到10分。”
  “10分,”杰克舔了舔嘴唇,“女人都是完美的。”
  “5分。”安吉莉卡面无表情。
  “嘿亲爱的,怎么能不及格呢?!”
  “请别干涉伴侣的选择,斯派罗先生。”咨询师一五一十地记录下来。
  “噢好吧,我只是想,”杰克抓抓头发,“我有这么糟糕?”
  “你们平常会为什么事产生争执?”咨询师继续问。
  “啊……一言难尽……”安吉莉卡敲了敲太阳穴,她轻车熟路地从杰克的西服口袋抽出那包烟丢在咨询师的桌子上,“比如这个?”
  抽烟?咨询师一愣,随即把那包烟拿起来仔细观瞧——是雷诺兹公司的“骆驼”牌香烟,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骆驼是美国部队的标准配置,第二次世界大战时,骆驼香烟同样是配备给美国大兵的,很多士兵认为吸骆驼香烟是最大的自由和快乐。
  而“自由”就是骆驼香烟的一个含义。
  咨询师若有所思地把烟放在桌子上,拿起笔示意杰克给出自己的答案。
  “我好像说过女人是完美的?”杰克组织了一下措辞,“但是,她有时候太过强势、捉摸不透……或者是欲擒故纵真真假假的把戏玩的太多?我总觉得精力不够折腾。”
  说完,他仿佛感受到了自己内心不可调和的矛盾,只得随意掩盖涂抹:“我并不是说这不好……”
  咨询师摇摇头,这两个人表面和睦,实际上估计觉得对方的罪行罄竹难书。但是也不能说完全是无可救药——至少,他们会顾及对方。
  “好吧,好吧……那么,”咨询师抬眼看他们俩,“性怎么样,你们给它打多少分?”
  “噢,这可真是……”杰克笑起来,把酒杯里的冰块摇的叮叮响,“你是说时间、频率还是……感觉?”
  安吉莉卡的眼角跳了一下。
  “遵从您的第一感觉就好,斯派罗先生。”
  “9分,”杰克挑了挑眉毛,“啊……剩下的那分是我扣给我自己的,毕竟我的事业正在上升期——很多时候并没有空闲。”
“跳过。”安吉莉卡对着咨询师笑了笑。
  咨询师耸耸肩表示理解:“还记得你们的初次相遇吗?”
  “她可是我旅途中遇见的最漂亮的风景。”杰克显然陷入了回忆,“那是五年前的事了,在加勒比海。”
  “是六年。”安吉莉卡的笑容有点僵硬了。
  “你说六年就六年。”杰克打了个响指。

  —————加勒比海,五年或六年前————

  杰克·斯派罗喝着他的第二杯朗姆酒,他缩在卡座的角落,听着女郎乒乒乓乓摇着骰子,阴影里的眼睛蛇一样攥着门口进进出出的人。
  如他所料,甲板上的喧闹慢慢蔓延到夜店的门口,当穿着海军军装的大兵们撞开门时舞池跳着华尔兹的男男女女一阵骚乱——
  “先生们女士们,别紧张,我们只是怀疑有逃犯藏在这艘船上。”
  他们走进来,眼睛从每个人的脸上滑过。
  “啊!”他们突然从人群拉出一个人,是个满脸惊慌的女人,深棕色的长卷发和咖啡色的瞳孔都无不昭示着来自西班牙的异域风情。
  真倒霉。安吉莉卡装作伸手去扯裙子——她的裙子底下至少藏着不少轻薄的刀片,足以把这些麻烦的鹰犬一一收拾掉丢进海里喂鱼。
  但是她并没能摸到刀片——有一只手替她拉下了裙子。
  shit!安吉莉卡暗骂一声,抬头去看是哪个不要命的大尾巴狼在这个时候充绅士。
  “嘿,先生们,请对女士绅士一点。”杰克把安吉莉卡拉起来,揽着她的腰把她锁在身边,“你们准备对我的女伴做什么?”
  “她是你的女伴吗?”士兵不可思议地看了他俩一眼。
  “亲爱的。”
  在安吉莉卡还没反应过来时,杰克已经吻了下去。他估计刚抽过烟,嘴里还残余着烟味,甜、香、苦,一丝一丝的味道纷繁而来,烟丝很纯……安吉莉卡慢慢构建着味道的信号……大概还喝了酒,酒精从舌尖烧起来,热度升腾。
  “好吧,先生女士,祝你们有一个美好的夜晚。”大兵耸耸肩,松开了安吉莉卡的胳膊。
  杰克松开她的腰,抬眼冲她咧嘴笑了一下:“美丽的女士,我能请你跳一支舞吗?”
  安吉莉卡调整好面部肌肉,把带着小羊皮手套的右手放进杰克的手心:“为什么不呢?”
  他们离开时门口的大兵还在争吵:“上面说过他(她)是一个人,可这里都是度蜜月的情侣,来这里浪费时间干什么!”
“嘿嘿别吵了,喏,那边还有一艘游轮,我们赶快靠过去。”
  杰克轻轻呼了一口气,不着痕迹地撩起西服后摆把别在后腰的手枪遮了个严实。

——————————————

  后来,那些亦真亦幻的、光怪陆离的感官体验海潮一样汹涌地把他们包裹在其间,夜店明明灭灭的光、五颜六色的酒、纷杂繁乱的音以及喷在她眼前氤氲的烟雾,烟雾后面的眼睛亮若繁星。
海面上大概有其他游轮滑过,汽笛在远方曳出,散在笔触狂乱的暗紫色夜幕下。
  安吉莉卡明明听见了危险的声音,就像伊甸园的蛇绕在枝桠上,鲜红的果实在它身边摇摇晃晃。
“抱紧我。”杰克在她耳边吹气。
安吉莉卡闻言收紧了手臂,在愈演愈烈的狂潮里无法抑制地吐出破碎的音节。

  次日清晨,喝了不少的安吉莉卡在宿醉中醒来,米黄的窗帘已经透进了海面上瑰丽的阳光,被风撩起飘在空中,咸腥的海风丝丝缕缕随着海鸥们上下翻飞,一瞬间竟然感受到了虚度光阴的美妙。
  ——只不过她的衣服胡乱地散在床上和地上的任意角落,需要她裹着被子下去拾捡。安吉莉卡挑挑眉,这是她对这次发生在异国他乡的一夜情的唯一不满的地方。
  “醒了?”
  安吉莉卡诧异地抬头——他居然没走。
  杰克端着一个托盘从门外走进来,他的额发被一块暗红色的头巾束到头顶,白色衬衫的领口大开,小麦色的皮肤大片大片袒露出来。
  “吃点东西?”杰克从托盘里拈起一片鱼腩放进嘴里,然后把托盘置在床头柜上,“今天有蓝龙虾刺身和红绸鱼汤,他们加过菇菌,很好喝。”
  噢天啊……安吉莉卡揉揉眉心,想知道是不是自己昨天的酒还没解——
  她看着杰克吮着手指上残余的汤汁,突然觉得自己也许是疯了。

———————————————

“我们留下了对方的联系方式以及地址……再后来……”
“我们结婚了。”杰克补充道,“事情就是这么完美。”


 
  【未完待续】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评论(8)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