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振堂

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件不是闲事。

【安杰】易燃易爆炸②

杰克·斯派罗x安吉莉卡     史密斯夫妇au架空

前文戳头像

  “我们留下了对方的联系方式以及地址……再后来……”
“我们结婚了。”杰克补充道,“事情就是这么完美。”
“那么,这些年和你们的亲友关系怎么样?”
“非常好,我们偶尔还会抽空开个花园派对。”安吉莉卡忘了一眼杰克,“我对那个黑皮肤的南非姑娘特别感兴趣,她好像是个魔术师?”
  杰克被问得一愣,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缇亚·朵玛?呃……对,她是一个魔术师……最拿手的是密室逃脱。”
  杰克思索一会儿才轻声说:“安吉莉卡是个孤儿,没什么亲人。”

——————五年或六年前——————

  “杰——克——”吉布斯无奈地靠在吧台上摇着一杯酒,“你不是号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吗,今天你告诉我什么?!”
  杰克托着酒杯靠过去揽住他的肩:“吉布斯——我最亲密的战友,我们的关系好像船长和大副,现在船长有难,你难道不应该施以援手?”
  吉布斯瞪了面前的浪荡子一眼,似乎当年那个踩着猫步端着红酒的桃色猎人犹在眼前,不过——“你他妈告诉我你要结婚了?”
  “小点声!”杰克撇嘴。
  “让我猜猜,是饥渴难耐的美国富婆?你准备搞掉她继承遗产?还是长腿细腰的白俄罗斯姑娘,你打算栓着自己玩?我告诉你白俄罗斯的姑娘可不好带出国……”吉布斯仍然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顺带推理最可能的答案。
  “都不是,她来自西班牙,”杰克抿了一口酒,“她是我找到的宝藏。”
  吉布斯陷入了沉默,他把酒杯拿在手中把玩,双眼恨铁不成钢地盯着杰克,良久才开口:“你说真的?”
  “用我窖藏的酒跟你发誓,”杰克眨眨眼,“现在愿意去参加我的婚礼了吗?”
  “噢我的老天,你为什么不去告诉蒂格老爹?”吉布斯咂咂嘴,“他才是最该参加的。”
  “老头子要是知道我‘不务正业’,手上那把沙鹰就要落在这儿了。”杰克指指自己的脑袋。
  “好吧……好吧,”吉布斯把酒杯狠狠地掷在桌上,“你的大副答应你了,但是总不能就我一个去吧。”
  “喏,我第二个目标。”杰克朝着客房的方向指了指,“她在那儿。”
  “你疯了!”吉布斯看了眼门牌号惊叫出来,“缇亚·朵玛近期有重要任务!被老爹发现还是要搞死你的。”
  “别担心,总会有办法,”杰克翻了个白眼,“况且蒂格老爹不会真的那么草率地搞死我。”
  缇亚·朵玛开门时,杰克靠在门框上向她遥遥举杯:“来,喝一杯?”
  “杰克·斯派罗?你有事找我,”缇亚·朵玛一眼看穿了他,“说吧。”
  “呃……周末有空吗?”
  “没空,有任务。”缇亚·朵玛推开他,踩着恨天高朝门外的夜幕走去。
  “我要结婚了,你真不去?”杰克靠在门框上说。
    缇亚·朵玛突然回头:“你说什么?”
 
————————————————

  第一次咨询时间到,闹钟滴滴滴的响起来被咨询师摁灭:“我很期待下次的咨询时间。”
  安吉莉卡刻意去忽视了杰克如释重负的表情,她提起自己的包,先走出了门,并没有有等一会儿她丈夫的想法,杰克看了眼门外抬手把桌子上那包“骆驼”牌香烟抄进了自己的口袋,咨询师看着他甚至不慌不忙地解开脑后的小辫子重新扎得平整了些,这才对着咨询师“say goodbye”,拿着蝰蛇的车钥匙下去取车了。
  今天其实天气不错,咨询师告别这对奇怪的夫妻,站在窗口喝着咖啡,天上飘着几缕云丝,阳光璀璨,适合打着太阳伞逛逛街。
  杰克从地下车库提出了他的蝰蛇,这辆低底盘的野兽低吼着冲出坡面,被一声响亮的喇叭声拦住。
  蝰蛇和路虎极光面面相觑,杰克降下车窗时安吉莉卡已经把手搭在车窗边沿了,她看起来并不是很开心,特别是看见蝰蛇敞开的车窗里飘出一缕薄烟。
  “你迟到了,”安吉莉卡叹了口气,“你为什么总迟到?”
  “我以为你不介意……”杰克耸肩。
  “杰克·斯派罗,”安吉莉卡明显压抑着火气,“你就不能不那么恣意妄为?”
  “我更喜欢你称它为‘随性’,”杰克把烟掐灭,低头看了眼置物架上亮起的手机,“……抱歉亲爱的,我有点急事要出差。”
  “……多久?”
  “弹性时间,早干完早回家。”杰克伸长胳膊摸了一下她的脸,“我会尽量早点争取不错过下次情感咨询,尽管我觉得没有必要。”
  安吉莉卡一言不发地按起车窗,杰克也把烟丢了,踩下了油门。
  前面是个岔口,两辆黑色的车一左一右,各自开入车水马龙中。
 

——————————TBC——————————
 

评论(2)

热度(13)